发布供求信息     推广企业产品
管理企业商铺     进入商务中心
用户:   免费注册
密码: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人物访谈 » 正文

电动车嫩么了?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6-08-13  作者:万新宇  浏览次数:1772
核心提示:中国成为全球新能源汽车最大的市场有两个原因。一个是政府的幕后推手,补贴的力度大,像你们深圳可以做到“三重补贴”(注2),另外一个特点就是利用了汽车号牌的稀缺性。新能源车上牌免摇号,有吸引力!
受访者:柯玉鹏,天津人,北方某汽车公司汽研院副总设计师。简称:柯
访问者:万新宇,简称:万

 万:柯总,今天聊聊电动汽车吧,听说你们也开始生产纯电汽车了?

柯:是啊,介也算是“绿色出行”下整车厂的“趋同进化”吧。我们也做了两款纯电动汽车,销路还不错。

万:现在新能源汽车的社会氛围热的发烫,不会单单是为了“保卫蓝天”吧?

 柯:那倒不是。除了你说的环境保护,减少碳排放之外,石化能源的短缺危机,对进口石油的依赖逐年提升也算一条;另外就是我们造车人的“小私心”,如果按常规的步伐,估计再有50年也未必会在传统汽车方面超过那些巨头们,而电动汽车则提供了一个弯道超车的百年机遇。说实话,在整个工业体系中,电动汽车是为数不多的具备一定技术能力的产业领域,早期我国在电池、电机及电控等领域的技术积累,有可能在介个领域里实现跨越式发展。

 万:可喜可贺呀,那就是说在电动汽车领域,我们和日美的汽车巨头站在同一起跑线上了?

 柯:还不能那么说,但有一点是可喜可贺的,去年全球新能源汽车比2005年销量翻了10倍,接近60万辆。总保有量超过了130万,而且中国超过日美成为全球新能源汽车的老大,占了60%以上的份额。

 万:那,如果照这样的速度发展,新能源汽车取代传统燃油车指日可待呀!

 柯:你太乐观了,中国成为全球新能源汽车最大的市场有两个原因。一个是政府的幕后推手,补贴的力度大,像你们深圳可以做到“三重补贴”(注2),另外一个特点就是利用了汽车号牌的稀缺性。新能源车上牌免摇号,有吸引力!

万:那我们与国外同行还有那些差距呢?

 柯:电动汽车的核心技术有三个:一是动力电池,二是电机,三是控制系统。其中电池难在 “低成本要求”、“高容量要求”及“高安全要求”三个要求上,它是电动汽车的能否商业化的要害。目前我国动力电池关键技术、关键材料和产品研发均取得了进展,镍氢和锂离子两种类型、多个系列的车用电池,能量密度(决定续航里程和重量)、功率密度(决定动力性)等主要性能与日本、美国、德国等先进水平相比,大体水平相当。

 万:七月初我参加一个新能源车高层论坛,有专家讲:虽然我国的电池产业基础雄厚,但还是有一些薄弱环节?比如:原理性基础研究方面,虽电池性能指标占优,但与理论值比差距不小,再一个是电池工艺技术落后。

柯:第一个环节与资金投入有关,美国政府先后投入了20亿美元用于电池基础性研究;第二个那是Know-how的问题,短期内很难通过引进设备解决。

万:生产工艺决定了产品的一致性。如果批量化一致性不好,大规模应用就有麻烦。

柯:麻烦在知识产权。目前国内在磷酸铁锂电池的研究上已有突破,但美国在这方面有专利保护,虽然我们在一些环节上能自主研发,可在知识产权上还是有点儿挠头。与此有关的还有原材料的筛选问题。现在用的锂电池原料主要是来自国内,但国内的原材料要通过国际认证,生产出来的锂电池才能被国际认可,所以在原材料认证环节上也存在一些问题。

万:先认证再认可,有点儿像耍流氓啊?

柯:介似游戏规则,木有办法。

万:纯电汽车和混合动力汽车有何区别?

柯:这个很好解释,从技术发展看,纯电汽车肯定是发展方向,而混动汽车作为充电网络还没建立起来之前是一种过渡。就像我们上次讨论的车联网一样,“魔盒”、“魔镜”都是走向智能汽车的过渡型产品。

万:有人总结了纯电汽车四大优点:

1.零排放或近似零排放。

2.减少了机油泄露带来的水污染。

3.维修方便。

4.运行平稳、无噪声。

柯:如果用的是“净电”,优点成立,如果用的是“脏电”,介种说法就是障眼法。

万:什么意思? 不明白。

柯:介里有个“悖论”。我国现在用的主要是煤电,它占到了总发电量的70%以上。目前用煤发电的效率只有35%,介样发展纯电汽车也就意味着增加碳排放量。而在风能、氢能、太阳能发电尚在初级阶段的我国而言,大力发展电动汽车反而不利于低碳产业的发展布局。瞧瞧,是不是悖论?

万:你的意思是,对于政府来说,支持电动汽车发展的同时更要解决“源头电”问题。用煤炭替换石油并不可取,纯电汽车要成为低碳经济时代开路先锋的前提是解决电力资源问题,要用“净电”。

柯:对对对。否则就是“头疼医脚”。

万:我在上次的新能源汽车高层会上还了解到,目前电动汽车商业化运作,各个国家和公司都是各玩儿各的,仍然存在不同的发展方向和路径。

柯:似介样,日本是以高效混动和插电式纯电为主;而美国是以增程式电动为主攻方向。中国则是全面开花,有比亚迪的双模混动,也有其它公司的插电式纯电,还有吉利的超级电容汽车。究竟哪种车型、哪条技术路线可以做到真正的商业化呢?可以介样说:都做不到!因为上述所有的技术路线,都无法解决电池在盲充(注3)情况下的循环寿命过低的问题,电池折旧成本居高不下,对燃油成本就没有竞争优势。因此可以断定,真正的商业化运作的电动汽车的“真命天子”还没有现身!到目前为止的所有车型,都只能吃政府补贴饭。

万:“真命天子”何时露面?

柯:其实介个“真命天子”几年前日本人就给“画”出来了,就是可“快速更换电池”的汽车。最初的想法是通过快速更换电池实现能源的快速补充,但由于电池在车身内的放置要符合配重要求,不能放在前后两头,只能放在车身中部,只能在座位和底板下。可介个位置很难实现电池组的快速更换,除非对车身结构重新设计。介样一来,就需要更新全套模具,重建生产线,没有几个亿投资和2-3年的周期是搞不出样车的。

另外,就算有了样车,还必须有配套的出租电池和对电池质量负责的充电站,因此,要想实现在纯电乘用车上快速更换电池,就必须进行包括充电站技术条件和运营方式在内的系统化设计,介可不是我们整车厂能完成的。

万:这样一来,那不就成了只卖不装电池的裸车,也就吃不到政府补贴了,汽车厂肯定不干!

柯:你很有洞察力。好的想法不一定有好的效果,快速更换电池的“真命天子”尚未出世便胎死腹中了。要在不改变商业模式的情况下,搞出直接替代传统燃油车的电动汽车,简直是痴心妄想。充其量玩儿一把套取政府补贴的游戏而已。

万:快速装卸电池虽然只是一个常规性的技术问题,解决起来好像很有难度。

柯:是的,有方案没有样车不行,有样车并不见得能定型。到底是鸡生蛋,还是蛋生鸡,都存在着难产的问题。

万:我听说政府的补贴到2020年就没有了?

柯:逐年减少至到2020年底,介对主机厂压力是很大的。介几年内主机厂主要在轻量化、智能化、低碳化上下功夫,以便2020后能自己养活自己。特别是轻量化,目前宝马的i3采用了炭纤维材料后车身重量仅有180公斤。

万:听说特斯拉也采用了很轻的铝合金做车身?你刚才提到智能化,电动汽车与智能化结合也是个热点,下次我们聊聊智能化的话题?

柯:好的。还有一个低碳化的问题,现在社会上有电动汽车到底减排不减排的质疑声。介不奇怪,新技术的首版几乎仅仅是略强于它要取代的旧技术。就像当年的燃油车替换四轮马车一样,刹车不灵,经常油爆,没有挡风玻璃……,但用“油力”(化学能)取代“马力”(生物能)是一种趋势。

万:历史上第一辆电动汽车比第一辆燃油车出世的还要早,是吗?

柯:1873年一个叫罗伯特·戴维森英国人制作了世界上可供实用的第一辆电动汽车,这比德国人戴姆勒和本茨发明燃油汽车早了10年以上。历史真的有巧合性,100多年后的今天,电动汽车重新登上舞台,有首歌怎么唱的:我的心,忘了季节,空把花期都错过……,我们介些人,确实,不想错过这次“花期”。我们搞电动车也要像刘智君(?)他们搞高铁一样,模仿、学习、产业规模、市场领先、最终完成超越。

万:柯总说的好有情怀呀!

柯:不仅是情怀,也是一种使命感。目前专用电动化底盘的开发,包括全新结构的整车开发,会成为一个重要节点标志。另外,今年开始政府补贴除了对续航里程的要求外,还会增加能耗的要求。我看过一个资料,日产的LEAF纯电汽车重1.5吨,百公里能耗11.4度;而上汽的150纯电车重1.1吨,可能耗比日产的还要高。

万:我觉得纯电汽车有个缺点,就是它改变了我们汽车的使用习惯,每天都得充电。而原来一周加一次油就行了。

柯:是习惯的改变而不是缺点,我记得你有一篇《区块链汽车,可以有!》文章中讲到“要重构交通的环境,要重新定义汽车”。过去汽车的开发,只需要主机厂与用户互动,就可以获得足够的信息和资源,而电动汽车的商业化,却要求必须在主机厂、电池厂、充电运营商以及用户的互动中才能找到发展的方向和技术解决方案,其多元化生态系统比传统汽车的复杂程度要高出好多倍。

万:在这种复杂的多元化生态体系下,“车电分离”是不是一条必有之路?

 柯:像当年的四轮马车时代,马槽和饮水站被加油站、快修店取代,那么,充电站和电池维护技术就成了新时代的革命性举措。

万:那就会有一个产业链新角色出现?就是独立的充电运营商,一身兼三角:电池租赁、充电服务、电池维护。

柯:充电站不仅是为车辆补充能源,还要进行电池维护,电池维护技术就成了“车电分离”技术路线最关键的核心技术。

万:这也有一个鸡生蛋,蛋生鸡的问题,没有可更换电池的车辆,怎么会有充电运营商?而没有充电运营商的参与谁敢造可更换电池的车?

柯:2010 年年初有个调查表明:充电基础设施建设的重要性在纯电车发展众多因素中排第2,超过了价格因素,仅次于排第1的电池因素。它的基础性、关键性作用已成共识。

万:那这样,围绕着充电站的大型充电机,专用电缆、线缆连接器乃至计费、收费系统等,就成了汽车行业新的零部件了?

柯:说得对,看来你上次参加的论坛真的有收获。充电机与车载电池的电缆连接器必须标准化,形成电池品种、电压分档、快慢(功率大小)诸要素的一致,目前这个产业白纸一张,有待我们去开拓,但必须规划、设计成型后实施,以免劳民伤财。

万:柯总,谢谢你。今天的信息量太大了,我还得好好消化消化。今天聊了三大核心技术的一项:电池及充电,而电机、控制系统还没聊到,我们下次接着聊。

柯:与你聊天很愉快。再见!

 

2016年8月12日于龙岗

备注与参考

1:嫩么了:天津土语,怎么了。

2:购置环节、使用环节和其它环节三重补贴。

3:盲冲,指电池的过冲。

参考1:360百科“电动汽车”

参考2:深圳汽车电子协会网刊《行业资讯》2016年8月8日

作者简介:
       万新宇,男,汉族,1955年6月生,河南郑州人,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电子工程系。1999年加入深圳赛格导航,历任市场总监、汽车电子事业部总经理、营销中心总经理;现任深圳赛格导航监事会主席。
        中国安防协会专家组专家, 深圳汽车电子产业专家委员会第一届专家委员,汽车电子资深专家。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