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供求信息     推广企业产品
管理企业商铺     进入商务中心
用户:   免费注册
密码: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原创专栏 » 正文

“万、柯”访谈录之阿法狗赢了吗?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6-10-02  作者:万新宇  浏览次数:914

受访者:柯玉鹏,某汽车厂汽研院总设计师。简称:柯

访问者:万新宇,简称:万

万:柯总上文说过,机器人司机取代人类司机是一个终极目标,那就是电脑战胜人脑,像阿法狗战胜了李世石?

柯:有点儿偷换概念!我强调的是“彻底解放司机的双手”而不是电脑战胜人脑。无人驾驶是一个趋势,人工智能能让行车更安全。

万:是因为它不会分神儿,不会路怒?

柯:人脑经百万年进化,眨眼就能理清很多东西。在一个十字路口,立刻辨出人群、建筑、街道、人行道。在意识到不要撞上汽车的同时,还能认出一个多年未见的朋友并和他打招呼,而今天的电脑还做不到。

万:是不是无人驾驶在规模化之前,必须自证是近乎完美的?

柯:那是当然,要取代人的作用,任重道远。如何区分路中央的塑料袋和流浪狗有什么不同?又如何从足球场外的人群中通过呢?

万:听说柯总是业余四段,你怎么看阿法狗对阵李世石?

柯:作为一个围棋爱好者,那段时间非常关注在韩国的比赛。

万:当时媒体热闹异常:又是“人机大战”,又是“人类最后尊严”,让李世石与阿法狗的对决变得举世瞩目,甚至盖过了当时的“两会”和美国大选的风头……?

柯:作为一个业余棋手,我即为李世石感到自豪也向杰米斯.哈萨比斯致敬!

万:杰米斯是谁?

柯:“神童”杰米斯.哈萨比斯2011年在伦敦创立了“DeepMind”公司,他和小伙伴们开发了一款“手眼协调”的电脑,这是一项前所未有的发明。像人一样通过神经系统看屏幕,调整动作,对对手的举手投足作反应,甚至像人一样思考。阿法狗就是他的杰作。

万:听说两年后,谷歌毫不犹豫地以5亿美金“豪赌”这家50人的小公司?

柯:一笔好买卖!我们院一位多年搞软件的骨灰级“程序猿”在看了阿法狗连赢李世石三局后说:后背直冒冷汗—美国人竟然在科技上把我们甩了这么远?

万:有人说谷歌公司只有百分之十几的人在做事赚钱,其它的人都在“胡思乱想”?

柯:那是一种演绎,但谷歌确有不同反响之处。前几天看一篇日本学者写的文章,它用了一个岛屿规则和大陆规则来比喻日美的差异。

万:说来听听。

柯:在岛屿上,大型动物会变小,小型动物会变大,古生物学叫“岛屿规则”。

万:为什么有这样的变化呢?

柯:捕食者的原因。一个肉食动物需要100个草食动物,岛很小,肉食者因为食物不够而无法生存,这样草食者的生存机会就大了。还有食物资源的原因。

万:好像隔离岛上挖出的化石可以证明,大象即使成年也和牛差不多?

柯:作者在美国大学游学时,发现研究规模大,投入资金也多,身边几个很有学术成就的教授,有一个还是诺奖得主,很让人佩服。可一旦出了校门,感觉完全不一样了。不管是超市的收银员还是汽车修理工,迟钝发呆的不少,但照领薪水。

万:而岛屿生存纯粹,精英规模变小,平均水平变高?

柯:他认为:人如果在大陆,可能会考虑一些无道理的事情。一旦被别人讨厌,躲开就是了,但在岛上就不行。冒头的钉子即使冒出一点也要被打。在小岛根本不可能出现的想法在大陆产生了,然后成长为强韧的思想。这些伟大的思想就像“大象”一样,而岛屿没有大象的成长环境。

万:这也符合生物进化逻辑。

与美国的大陆环境相比,中国倒像一个岛屿。上周某乒乓冠军的丈夫在微博中说:我从来不用日本产品,甚至住日本的酒店把水龙头都打开……在网上博得了一片喝彩声,包括那个冠军。

柯:你让我想起了9.11事件那天,北京的高校学生拿着脸盆当锣鼓,兴高采烈庆祝,包括我的母校,很丢脸。用围棋的术语讲:“局促”。

万:可能是教育出了问题。还回到围棋上吧。 据说阿发这只狗东西,赢棋后在棋盘上写了一个大大的汉字---“死”。

柯:这个字应该很有深意。阿法狗并不会下围棋,也不懂什么叫“围棋”?但它的表现结果比人好,这才是人工智能的本质。

万:不懂围棋还能赢围棋高手?人工智能的本质是什么?

柯:先说第二问。智能的本质现在还说不清,科学家把智能的本质与物质的本质、宇宙的起源、生命的本质统称“四大奥秘”。

万:我看过书上有好多解释:1、智能就是在巨大的搜索空间中迅速寻找到一个满意解的能力。2、智能是对有限资源(包括时间)进行最优化利用或达成各种目标的能力。3、智能就是在混乱中发现秩序的能力。

柯:对于智能的定义,目前还没有权威说法或大家都认同的说法。原因在于对人脑还了解不够。

万:对人脑的研究进展好像很慢,可又要通过解析人脑来定义“智能”,是不是有点儿“钻牛角尖”呀?

柯:没办法,人工智能发展快,只好走个“愚形之筋(注1)”吧,物理地去理解“智能”了。

万:你解释一下第一个问题。

柯:这要从人脑和电脑的差异上说。

人脑有1000亿个神经元,神经元及其周边的细胞之间有1000个连接,总共有约100万亿个连接,所有连接可以进行同步计算。

缺点是计算慢,每秒200次。100万亿个连接,每秒计算200次,这样总计每秒可以计算2*10的16次方运算。

万:我看资料上讲,由于摩尔定律的作用,大型并行神经网络电脑,到2020年每秒完成的神经连接计算也将高达2*10的16次方,那时,不就与人脑的算力相当了?

柯:电脑现在还是个聪明的白痴,它的存储信息和数据计算能力,强于人类,但另一类技能,如理解力、适应力、交互力,又不如人脑。

万:围棋是棋类中是最高端最复杂的一种智力游戏,而阿法狗打败了最优秀的棋手,这是否意味着人工智能已经和人类智力愈趋愈近了?

柯:阿法狗在棋力的延伸上似乎已经超过了人。它不像它的前辈“深蓝”只是靠“暴力计算”来赢了卡斯帕罗夫。按杰米斯的说法:阿法狗通过学习棋谱,以自己左右互搏的方式来“长棋”……

万:就像周伯通(注2)那样?

柯:是的,阿法狗在几个月里自己跟自己下了上千万局棋,这样的方式想不“长棋”都难。

万:实在太可怕了,一个职业选手一年参加的比赛棋局不过数十场上百局,而2月份的数据显示,阿法狗已经下了3000万场对局演练。

柯:作一个棋手我觉得除了“悟性”,要不断进步就要做大量的死活题才能长棋,这方面电脑显然有优势。当然围棋的天然复杂性让这种计算并不是通过简单穷举就可以解决,例如“弃子取势”(注3)。

万:好在下棋不仅仅只需计算,还要点儿你说的“悟”?

柯:对,李世石虽然四比一输了阿法狗,但他赛后能用人听懂的语言“复盘”,回家看两集电视剧再睡;而阿法狗只会下棋,别的不会。换言之,阿法狗没有通用性。而通用性是人脑的一个重要特质。

万:“计算机之父”图灵1936年就意识到电脑是一个通用性“模拟器”,只要速度够快,内存够大,它可以模拟自然界大部分东西,还有智能。

柯:图灵确实了不起!要知道,当时电脑还很原始,就算今天电脑,也不过就是“做算术”,只是做的特别快而已,在人类看来,“做算术”是一个特定行为,我们知道什么时候“做算术”,什么时候不是“做算术”,图灵却认为,人的所有心理活动,包括下棋和被电视剧感动,都可以通过“做算术”的动作模拟出来。

万:可人在感动、哀伤、思念时,人脑里发生了什么?我们也不清楚。不知道这些情感是怎么来的,也没办法模拟它?

柯:是的,比如siri很乖巧,也只是模仿人在思考,而不是真正的思考。所以说阿法狗还差很远。首先它没通用性,除了下棋别的不会;其次,它虽然具有很强的学习能力,却没联想能力……

万:想起一句广告:人类失去联想,世界将会怎样?

柯:阿法狗不会举一反三,这是人类智能一个非常关键的特质,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它不会创造,只是靠“山寨”。

万:听说阿法狗身背两件“法宝”,一个用来学习高手的对局找出最常见下法。另一个用来对下法进行评估,因为它速度快,看的比人远,评估的也比人准确。

柯:但是,它没有真正理解围棋,这一点在第四局第78手看的很清楚。在李世石走出那步“顿悟”的“挖”之后(当时我们在电视屏前惊呼:神之一手),连着走了两步俗棋---连我这样的业余棋手都走不出的“昏着”。说明它“不懂棋”,只会模仿。

万:而李世石是懂棋的,虽然他的算力不如阿法狗,记的棋谱量也不如阿法狗,但是,输的其所。

柯:阿法狗不懂棋,杰米斯也不懂棋,但他们的“算法”赢了顶尖高手还是很伟大的,这也是我要向杰米斯致敬的原因。

万:做个不太恰当的比喻:电脑相当于人的左脑,擅长计算和逻辑,何时电脑长出情感的“右脑”来就好了。

 

柯:说个笑话:我女儿三岁时,早上送她去幼儿园,临别时她稚气地对我说:“爸爸,早点来接“你!””。大家都笑了!

万:你肯定跟她说过:爸爸早点来接你。她还分不清“你我”。

柯:给电脑看1000把椅子,再见到时全能认出来。但让它看第1001把奇形的椅子,它认不出,因为它不认识椅子。电脑有逻辑有计算,但缺乏常识和概念。

万:电脑好像跟人脑的成长是反着的。学龄前儿童已会很多常识,比如什么是椅子,但还要多年知识积累才能参加高考。电脑对知识的掌握不成问题,但它不懂常识,不知“围棋”和“椅子”为何物。这是二者的区别。

柯:对人脑来说,我知道我是谁?我知道我在干什么?我知道我要干什么?最聪明的电脑还做不到。

万:电脑是在用它擅长的运算和存储能力来实现“下棋”的效果。从结果看,二者越来越接近了,但这条路径不产生意识?

柯:电脑的成功和意识没一毛钱关系。跟意识产生的过程也没有关系。它只是基于大数据的方法。

万:电脑已经在越来越多领域“超过”人脑,它会最终产生意识吗?

柯:电脑进步有三个阶段:逻辑智能(战胜卡斯帕罗夫)深蓝类;感知智能(深度学习)阿法狗们;认知智能:目前尚未找到方向。也许在未来的第三阶段?

万:将来电脑战胜人脑一定是用它最擅长的方法而不是我们想象的方法。

柯:目前“电脑PK人脑”胜负的问题分两派:一派认为:人类目标不是要“电脑取代人脑”。确切地说人脑和电脑各有所长。电脑保持百科全书般的信息储备和庞大的运算能力同时也会更理性和善于分析;人脑则在专业知识、判断力、直觉、移情、道德准则、以及创造力方面大展身手。

而另一派则认为:人脑的弱点在于其计算媒介的速度出奇的慢且无法加速,电脑却没有这样困扰。这一原因最终导致以DNA为基础的生物进化被淘汰出局。

万:以DNA为基础的进化擅长维护并扩展自己的设计,却无法将整个设计推倒重来。

柯:人工智能专家雨果.加里斯教授在《智能简史:谁能替代人类成为主导生物?》一文中,明确表述了这一点。

万:现有的人工智能和真正的人工智能相比有一点不同。那就是除了帮人完成指定的任务外(如下棋),没有其它目的,它不会“心怀鬼胎”,不会伤人。如果有意外,那是“算法”缺陷,责任在设计师。

柯:现在的人工机器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人类给它某种功能,它才具备,否则没有。它已经可以在神经和智能上产生初级自动进化,并且是指数速度的进化,将会在某天突然达到一种称作奇点(库兹韦尔点)状态。奇点之后,它将失去控制,以我们无法想象的速度自我进化,以至于远远地、迅速地把我们抛在后面。

 

万:那就是说:我们不得不面对一个新的物种了?

柯:霍金认为:如果非常复杂的化学分子在人体内活动并使人类产生智慧的话,那么同样复杂的电子电路也可以使电脑以智能化的方式采取行动。

万:阿法狗在下完最后一盘棋写下的“死”字,就好像“神谕”一样,在我脑海里萦绕,挥之不去。未来统治世界的,到底是人,还是智能机器人?

柯:很多“标题党”说:人类败给了机器人,这是“博眼球”。阿法狗不是真正的人工智能,它所做的都是谷歌让它做的,这5局棋的本质就是一类人的思维方式战胜了另一类人,仅此而已,人类并没有输,反而赢了。

到目前为止,人类的智慧还是独一无二的,但是,我们能与大大超越人类智能的阿法狗的玄孙们共存吗?或者说,它们会允许我们与其共存吗?

万:不知道……

2016年10月2日于龙岗

备注与参考

注1:围棋术语,表面上走成愚形,其实为局部最有效率的着法,称为"愚形之筋"

注2:《射雕英雄传》周伯通自创的武功。可以左右手分别攻击对手,令对手防不胜防。

注3:围棋术语。舍弃若干棋子(一、二子甚至数十子),以换取外势或其他利益的着法。

参考:《智能简史:谁会替代人类成为主导生物?》雨果.加里斯著,胡静译,清华大学出版社,2007年6月

参考:360百科

 

 
关键词: 无人驾驶 人机大战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