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供求信息     推广企业产品
管理企业商铺     进入商务中心
用户:   免费注册
密码: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原创专栏 » 正文

“万、柯”访谈录之硅谷归来话硅谷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6-10-08  作者:万新宇  浏览次数:2312
核心提示:受访者:柯玉鹏,某汽车厂汽研院总设计师。简称:柯访问者:万新宇,简称:万万:听说节前刚从硅谷回来,有什么新东东分享一下?

受访者:柯玉鹏,某汽车厂汽研院总设计师。简称:柯

访问者:万新宇,简称:万

万:听说节前刚从硅谷回来,有什么新东东分享一下?

柯:这次去硅谷了十二天,也是第二次去,当然有收获。

万:第一次是那一年?

柯:九五年,回来后写了一篇长文描述我的心情,认为硅谷的伟大之处在于创客,在人才。

万:看过那篇文章,感觉挺真实的,人才是基楚。目前硅谷集结着全美各地、全球各国的科技人才100多万,你的校友也很多。

柯:上次的感觉太肤浅了。

万:为什么这么说?

柯:去硅谷一部分人是去“朝圣”,一部分是去“赶时髦”,很少人去思量它成功背后的原因。

万:你是说“未识庐山真面目”?

柯:这次最深的体会:硅谷能够不断地进步是硅谷持续优化的“生态”环境。特别是加利福尼亚州政府对于创新的支持力度,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

万:众里寻她千百度,眸然回首,伊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柯:对!确实这种感觉。

硅谷的长期繁荣很大程度靠的是全硅谷对叛逆的宽容和许可。2011年加州政府起诉苹果、谷歌、英特尔和Adobe四家公司,理由是它们之间相互不挖角。2014年法院裁定这四家著名的公司败诉,罚金3.24亿美元,

万:不可思议!我看过报道:这四家公司不服判决又上诉了。

柯:可上诉法庭的判决又把罚金追加到4.15亿美元。

万:加州的公权力这么“牛逼”,有点像我们的“城管”了?

柯:这正是硅谷的过人之处。相互挖角可以促进公司之间的人才流动,增强竞争力。与加州不同的是,美国很多工业发达地区,对员工的叛逆行为缺乏包容。

万:在中国,甚至最有名的科技公司都很难宽容叛逆者,比如轰动一时的李一男事件(注1)。

柯:最近,加州政府又在起诉三星和LG公司,也是因为它们签署了互不挖角的协议。

万:不服不行,经过了几十年的积累,才有了资金、人才、环境的生态圈,也就是你常提到的“荒地理论(注2)” 。

柯:其实早期的美国创新中心在东部,不在硅谷。

万:哪里的阻力小,科学就会哪里安家。

柯:世界变化真快,这次我明显感觉到硅谷人也充满了危机感,德国、日本、中国赶的很紧,差距在不断缩小。

万:所以,我们也不要妄自菲薄。

柯:这次去,几个已在硅谷十几年的同学,疯聚在一起,猛灌了一通啤酒,他们的一些“醉话”让我长久沉思。

万:酒后吐真言?

柯:一起喝酒的都是同班同学,在硅谷我的校友有上千人。

万:如果都留在北京创业,会怎么样?
 


 

柯:我最要好的同学大刘就在谷歌的一个部门。他介绍说,最牛的是Google X实验室,有好多“异想天开”的项目,比如利用谷歌地图和无人驾驶技术的无人机送货项目Projiect Wing;比如通过大型风筝送到500米高空进行风力发电并将电力传回地面的Makani;比如通过热气球将网络带到偏远山区的Projiect loon;

万:还有那个与世界围棋顶尖高手大战五个回合的AlphaGo?

柯:离谷歌不远处有个小城叫洛帕克市,那里有一个取名Area404的实验室,我同班女生小丽就工作在那儿。听说我来了,也专门跑来小聚。

万:是不是你曾经暗恋的情人呀?跑的这么快!

柯:瞎说,不过确实也是当年的班花。据她说,Area404是Facebook最神秘的地方,“养在深闺人未知”,甚至连扎克伯格本人都不能随便进入。太阳能无人机是其中一个项目。

万:亚马逊也有一个126lab,大名鼎鼎的Kindle就是它的杰作。它的智能音箱Echo,就是为将来的电商、物流和云服务准备的一台大戏。

柯:无论是Google Xlab 还是Area404,这些实验室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在做一些多年后才知道结果的事。它们不止是在改变现在的世界,更要打造未来的世界。

万:这样的实验室,大概只有硅谷才有。

柯:大刘说在内部,谷歌X被称为“登月号”,就像当年的登月计划一样,一旦成功就会对世界产生革命性的影响。

万:但是要取得“真经”,也会遭遇“九九八十一难”。

柯:对,光是X实验室已至少失败上百次了,失败是他们的“家常便饭”。大刘说,除了不断地学习,还要不惧失败、拥抱失败,通过“试错”找到新方法或新灵感,例如漂浮货运船项目失败后,就意外地获得了制造比空气还轻的材料的灵感。

万:空气合金。是一种比水要轻100倍,同时承受超过自身20000倍重量的新材料。将来可用于太空服、飞船及火箭技术。

柯:硅谷最大优势是与自由叛逆和科技宽容相关的,鼓励失败,甚至奖励失败,你失败了,我会认为你积累了经验,下一次更愿意相信你。

万:所以冒险和探索精神就成了那些“骑士们”的信仰,融在了他们的血液里。

柯:尽管硅谷的“学生”—中国科技公司,已在某些产品和商业模式上超越了老师,但是在“远见”和探索精神方面仍差很远,

柯:大刘说:如果不意识到这一点,科技圈的下一个十年可能仍没中国什么事儿。

万:作为你曾经的同窗和好友说出这样的话,我估计你心里很酸楚?

柯:他用了一个词“Insights”,汉语意思是“洞见(注3)”。

67723455_5
 

上次“访谈录”时我就想说,很难想像,国内的IT公司会像谷歌一样拨巨资去研发“阿法狗”这样耗费巨大、可能一无所获,就算成功了也可能想不到该怎么赚钱的项目。

万:这算不算“极客特质”?

柯:是的,就像哈萨比斯的围棋水平远远不如把围棋当作竞赛或者消遣的东方人,但对围棋中反映的博弈、数学等问题却极有兴趣。这正是欧美科学家、工程师身上特有的“极客”特质。

万:这也是一个伟大公司的表现,对科技的无限可能性的追求——相比之下,我国的科技公司都过于关注应用面和营收面了。

柯:无论是学着ebay做电商的阿里巴巴,学着MSN社交应用的“企鹅”,学着谷歌做搜索的中国“一哥”百度,还是刚刚把Uber的中国分公司打败的滴滴已经成为全世界科技圈所关注的焦点,甚至已成业界大牛。

万:全世界对它们能把从1到99做的很好没什么疑问。

柯:可美国人看来,它们始终做不来0到1的突破。

万:相比原创,国人更乐于照搬现成的做法,复制文化占了主导位。

柯:目前似乎有一个思维惯性或说惰性,要做一个东西,先去硅谷看看,然后在国内做一个本地化产品。虽然也可能成功,有些甚至超过师傅,但总归缺了底气。

万:我想原因在于:第一:创新能力不足;第二:缺乏创新基础(文化)?

柯:小丽问我:国内那些公司已经那么有钱,为什么不大手笔、大规模投入,去找下一个创新点?

万:我想到的第三条就是创新的内生动力不足?

柯:企鹅花了大把的银子用于并购,但多数为了建“生态护城河”;百度也投了不少AI项目,但仍是投O2O扩张;阿里喜欢从国外并购一些技术前沿公司“试试水”,一旦没成效,大可拍拍屁股起身,潇洒地走人。“有钱就是任性”。

万:昨天看到一个消息也很震惊,日本东大的大隅良典获得诺奖,我惊讶的不是他拿奖,而是自2000年以来的17年,我们的东邻共有17位科学家拿诺奖,而这段时间,一直被我们认为是日本“失去的二十年”?

QQ截图20161008154536
 

柯:谁为下一个十年而战?

下一个全球科技中心会是中国吗?

万:硅谷是两种力量的统一体。它由资源和机遇混合而成,是选择和必然的综合,总存在着可能和事实之间的矛盾,前者由基因决定,后者决定于环境。

柯:在“阿法狗”的缔造者哈萨比斯身上,我们能看到很多欧美工程师身上的一些气质,而我们在这方面是非常缺乏的,这不仅仅是体制问题,更多的是文化观念方面的问题,有些东西是非常值得我们学习的。

万:孙子曰:“形兵之极至于无形(注4)”,科学研究也如此吧!

 

2016年10月8日于龙岗

1:通信业“技术天才”李一男1993年加入华为,4年内便当上了副总裁,被认为是总裁接班人。2000年,他创立港湾网络与华为竞争。最终这场厮杀以华为收购港湾网络为告终。

2:是指在一块废弃的土地上,经过若干年的自然进化,分别长出野草、灌木、继而乔木,逐步形成一个生态圈的理论。

3:洞见,指明察;清楚地看到。语出宋·秦观 《兵法》:"心不摇于死生之变,气不夺于宠辱利害之交,则四者之胜败自然洞见。"

4:故形兵之极至于无形的意思是,指挥“有形”的军队作战,其水平达到极致,便进入到“无形”的境地。

参考:360百科

 
关键词: 硅谷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