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供求信息     推广企业产品
管理企业商铺     进入商务中心
用户:   免费注册
密码: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人物访谈 » 正文

“万、柯”访谈录之共享单车的命运?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6-11-14  来源:达尔万  作者:车主社区  浏览次数:2913
核心提示:受访者:柯玉鹏,某汽车厂汽研院院长。简称:柯 访问者:万新宇,简称:万 万:柯院长,近日公共出行又添小鲜肉,你知道吗? 柯
 受访者:柯玉鹏,某汽车厂汽研院院长。简称:柯

访问者:万新宇,简称:万

 

 万:柯院长,近日公共出行又添“小鲜肉”,你知道吗?

 柯:你是说号称单车共享的摩拜和ofo之类吧?

 万:是的,这俩“小鲜肉”让共享经济的概念又火了一把。

摩拜一年内搞了ABC三轮“火箭式”融资,ofo的融资规模和速度也其快无比,一时间成了共享经济“新风口”的猪?

 柯:到底是Tuyere of zhe pig还是只会趁着风口做一只copy pig,恐怕现在还说不准。

 万:据说摩拜和ofo两家现在“互撕”的厉害,一点也不弱于特朗普和希拉里竞选总统时的“直撕”?

 柯:是的,摩拜和ofo 两家公司背后都有很强悍的投资大牛和有经验的运营高手,互不买账也正常。

万:那,依你看谁有可能最后胜出?

 柯:我先不回答这个问题。

粗看两家公司的“生态位”是不一样的。摩拜追求高大上、高逼格,ofo则宣称接地气,低成本,高效率。

 万:先说说摩拜有哪些招数?

 柯:首先从产品上看摩拜,全铝车身,防爆轮胎,轴传动、GPS等高科技,令人耳目一新。

 万:服务上有什么大招?

 柯:用手机搜索单车位置,然后预约找到车。扫一扫二维码开锁就可骑行。

到目的地后, 在街边白线区内手动锁车就算归还车辆并手机支付费用,采用无桩模式(注1)。

 万:还真方便!可ofo有什么不服的?

 柯:网上有个一个段子:下坡像平路,平路像上坡,上坡像……你还想骑摩拜上坡?

 万:什么意思?

 柯:因为摩拜后轮毂里嵌有电机,用户要边骑边发电。所以,车速慢,也吃力。还有它是硬车胎,减震差,有网友戏称:“极限骑行2公里,否则蛋碎自负”。

 万:嘻嘻,那ofo克服这些缺点了吗?

 柯:如果说摩拜颜值高,而ofo就像“二手货”,只是颜色鲜黄亮丽罢了。

但ofo押金99元,而摩拜299元, ofo一小时1块钱,学生一小时五毛钱,而摩拜半小时1块钱。

 万:看来ofo打的是“廉价牌”和“校园牌”?

 柯:两家公司设想的初衷都是为了“最后2公里”出行,舒适度的考虑并不优先。

 万:就是,时间短,能凑合?

 柯:也可以这样说。因为它优先考虑的是使用成本和未来的维护成本。

 万:看来摩拜是“重模式”,自己设计自己生产;ofo则是轻模式,靠大众共享或平台购买,成本低。

 柯:看眼下摩拜和ofo风生水起,大资本加持,其实也不算什么新鲜玩意儿,共享单车在中国已经有十几年的历史了,不过当时由政府发起,结果做的“一地鸡毛”。

 万:政府上“共享单车”的初衷是什么?

 柯:地方政府想把它定义为城市公共出行的一部分。站点集中在生活区的出入口、公交站,重点解决“最后2公里”的问题。

 万:好像当年北京、上海、杭州、重庆、深圳、武汉等多个城市都刮过“一阵风”,还真浪费了不少银子。

 柯:解落三秋叶,能开二月花。过江千尺浪,入竹万竿斜(注2)。好风,但就一阵子!

 万:那好心为什么不能办成好事呢?

 柯:杭州早期投了4个多亿,建了2000多个点和5万辆车,每年运营成本在8000万以上;武汉初期也是投了3个多亿。

 万:你是说运营成本太高,难以为继?

 柯:主要是项目缺乏盈利模式,少数靠广告,其它都是张嘴吃补贴。目前唯一盈利的是杭州,它的主城区有 8万多辆车,形成一个成熟的站点覆盖网络,广告也成盈利来源。

 万:但这些站点都是政府公益项目特有资源呀,摩拜和ofo想要这样的资源门儿都没有。

 柯:由于这些项目都采用固定锁桩模式,由企业自建运营、政府补贴,均摊到每辆车的成本都在一万元上下。

 万:那相比之下,共享单车采用无桩模式,随时借、就地还,不就消除了这一块固定资产的建设和维护成本了?

 柯:可单车的停放关系到城市市政问题。中国近年来的城市规划对单车来说根本就没多少“善意”。

 万:你是说现在的单车出行实际上在很多城市不遭“待见”?

 柯:另外,摩拜和ofo的“无锁桩”模式是否真的提高效率在没有切实的数据之前,也有疑问。

但是,“最后2公里出行”在现实中真是痛点。有时打车还不如走路,走路又费时间,尤其是一线城市,真是刚需。

 万:有需求,又很旺。那为什么政府也没搞好呢?

 柯:共享单车模式最核心要素有两个:供给效率和车辆管理。

由于采用固定桩,定死了使用场景。我有需求,但小区门口没站点,如果我花时间去远一点儿的站点,又不划算。

 万:那就加大站点覆盖的范围和密度呗。

 柯:那就需要更多的银子,看,一个怪圈!

 万:这个怪圈的背后是缺乏真正的商业模式?

共享单车其实也存在盈利模式的问题?

 柯:是的,摩拜的经营者也多次强调自己并不知道怎么赢利。

共享单车只是“最后2公里出行”的微创新而已,优势就是消灭了固定站点的成本,提升了支付的便利。

 万:共享单车还存在哪些困难?

 柯:首先共享单车不给进小区,办公楼、企业园区等独立空间,这样就在最后2公里内人为制造了最后一百米的“断点”。

 万:如果将这部分需求“斩断”了,那单车作为短途工具的效用就打折扣了?

 柯:另一个方面,单车共享有非常明显的“潮汐”效应。早晚出行高峰时抢不到车,闲时,利用率又很低。

 万:有人调侃:“去打酱油也开车”,有时,骑车效用是大于汽车效用的。

 柯:但也有条件限制,因为骑车不仅速度慢,也耗体力,如果上下坡较多、如果穿裙子、穿高跟鞋、无单车专用道、写字楼周边停车难等等,这些情况下产生的效用就有问题。还比如:你们深圳的夏天和我们北方的冬天来说,骑车的利用率和骑行体验也会大打折扣。

 

 万:我发现它们也有一个“隐秘”优势,那就是沉淀的大量押金?

 柯:你说得对。我猜测摩拜和ofo的盈利设想也是通过提前锁定用户押金,这些沉淀资金将来一定会成为金融杠杆,也一定会带来一笔不菲的盈利,但前提是政府允许它们这么做。

 

 万:柯院长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共享单车未来的命运何如?

 柯:我们老家有句土话:水多面少---和的稀(注3)!

 万:前途堪忧?

 柯:单车出行的需求逻辑存在一个漏洞:不妨思考一个很简单,却鲜有人提及的问题:为什么单车在汽车出现后就被边缘化甚至淘汰了?

 万:这是市场进化的逻辑?

 柯:对。有了电灯,就无需蜡烛照明;有了手机,就无需Call机传唤;有了打火机,不再需要火柴;有了拖拉机,就无需耕牛……

 万:那些都成了怀旧和博物馆里的东东了?

 柯:城市已不再有单车之路。自从有了汽车,就注定了单车的消亡,(个别健身车和体育赛车除外)。

汽车的隆隆之声已经碾压了单车出行之梦。 

 

 万:难道那么多头顶“金光”的投资人都看错了?

 柯:你这话可有“陷阱”。

 万:哈哈,请柯院长答疑解惑!

 柯:投资界有个“假孕”的说法……

 万:什么意思?

 柯:叫“四姨太效应”:通过调整预设吸引关注,进而影响分配资源的策略与效应。

有个电影《大红灯笼高高挂》看过吗?

 万:看过,张艺谋导演、巩俐主演的。

 柯:对,巩俐主演的四姨太为了争宠,假装怀孕。她的小算盘是,虽是“假孕”,但会引来老爷更多的关注和光顾,就会有更多的受孕机会,时间一长,“假的就成了真的”,这就叫“四姨太效应”。

 万:你是说共享单车界的“四姨太们”用互联网做的“出行”微创新,吸引投资界“老爷们”的眼球和关注,期待万一“怀上了”呢?

 柯:“老爷们”把共享单车看做有“钱景”的商业模式,无可厚非。但无论是需求侧的,还是人性层面的,还是商业逻辑本身的,都需要找到Solution。

如果不在商业模式上找到出路,只想着通过可行性存疑的“微创新”来颠覆市场,那么共享单车的天花板一触即是。

 万:或者说就像前几年的O2O一样,是一场资本豪赌呢?

2016年11月14日于龙岗

 
关键词: 万新宇 摩拜单车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