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供求信息     推广企业产品
管理企业商铺     进入商务中心
用户:   免费注册
密码: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人物访谈 » 正文

“万、柯”访谈录之美国人民选错了吗?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6-11-24  浏览次数:2849
核心提示:受访者:柯玉鹏,某汽车厂汽研院院长。简称:柯 访问者:万新宇,简称:万 万:柯院长,不靠谱的川普做了总统,一周过去了,美
  受访者:柯玉鹏,某汽车厂汽研院院长。简称:柯
  访问者:万新宇,简称:万
  万:柯院长,“不靠谱”的川普做了总统,一周过去了,美国人还在游行抗议,是选错了吗?
  柯:我先不回答这问题。我问你,知道“群众智慧”吗?
  万:不明白你指什么?
  柯:上世纪初,英国有个统计学家叫高尔顿,也是正态分布(注1)的发明人,曾做过一个实验:他买来一头牛,邀请普利茅斯镇上800人来参加猜牛体重比赛,猜的最准的获大奖。参赛者有屠夫、农民、教师、士兵、学生、职员……
  万:我估计这里边只有屠夫和农夫是行家,其他人都是擀面杖吹火……
  柯:果然猜的五花八门,数值很离谱,低的有猜几十磅的,高的猜几千镑。高尔顿将这800人猜的数值相加后除以800得出平均值,称为普利茅斯“群众智慧”,平均值1197磅(注2)。
  万:这么多人,有内行有外行,有聪明的,有愚笨的,这个平均值应该与真实数值落差很大吧?
  柯:你错了!这头牛当场被宰杀后分割称重,结果接近完美,真实重量1198磅。
  万:呀,只差一磅,简直不可思议。
  柯:由此高尔顿想到,这种情形有点儿像民主选举,一群能力或兴趣都不同的人,个个手中有一票。那么,全体平均后的参赛者猜测牛体重量的能力恐怕与全体平均后的投票者在评估政治议题的能力,不差上下。
  万:你说的是平均值?
  柯:每人见识不同、观点各异、智商有别,但是综合平均后所做出的“集体决策”,往往接近真实,人越多越接近。
  万:如果是一群专家,会不会更优秀?
  柯:NO。观点相似的人彼此顺眼,能听进对方的,并且听不到外部意见,也更自信,这会出现一种叫“群体盲思”的现象。想象一下,如果全是800个屠夫会是怎样?
  万:希拉里的班子似乎都是专家型政治精英,而川普的倒像各色人等组成的“草台班子”?
  柯:有点儿这意思。
高尔顿事后说:“这结果似乎显示,民主确实比预期的更可靠”。在适当环境下,群众不再仅仅是“吃瓜”,群众将聪明无比,而且比群体中最聪明的那个人,还要聪明。既便群体中大部分人都不具有背景知识,也不很理性,但它还是能做出智慧的决策来。
  万:这算不算大数据?
  柯:比如大家都不认识柯玉鹏,但可找到我身边的四、五十个人,我父母、领导、老婆、儿女、老师、同学、同事、拍档、女友、球友、棋友、驴友……他们填写的表格数据汇总,分析挖掘后就是接近一个真实的“我”。这就叫多层次、多角度、全方位的“全息映射”。
  万:有人戏言这次川普是采用了“太祖”的“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战略?
  柯:也有道理,川普这次竞选的每个诉求都照顾到“吃瓜群众”的感受,他有2800万粉丝,每次讲话都通过推特与群众互动,争取最大的认同。
  万:有句话叫:“得人心者得天下”呀!
  柯:还有句话叫:“人心难测”。希拉里这次吃的就是“难测”的亏。
  万:《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和《华尔街日报》等主流媒体都预测希拉里胜,而脸谱、推特等新媒体却根据自己的大数据认为支持川普的“群众”多过希拉里,果不其然。
  柯:事后看,传统的主流媒体“无意”中欺骗了希拉里和她的团队。
  万:这就像你上次说的“当手里只有锤子时,任何问题看起来都像钉子。”传统主流媒体集体陷入了狭隘的经验主义泥沼。
  柯:可以看出,希拉里更倚重专家和精英,她的团队和班子、她的支持者都是;而川普似乎更接地气。有人讲,他暗合了“太祖”的思想:实事求是、群众路线和独立自主。
  万:当年太祖带头的“吃瓜群众”挥舞着锤子镰刀把常凯申率领的精英部队赶到了台海那边,也算一比?
  柯:比喻有些牵强,但话糙理不糙!
  万:川普胜选后,全球的精英媒体都惊呼:这绝对是一个“黑天鹅(注3)”事件!
  柯:胡扯!是它们沉湎于过去的辉煌中,沉醉于想象的逻辑中,即便社会大环境变了,已被边缘化,还浑然不觉。
  万:无论是美国的、中国的还是英国的,传统媒体都倾向于从旧事物的框架中“窥视”新事物?
  柯:是的,这次英国“脱欧”公投成功,就是英国主流媒体及精英阶层自我逻辑傲慢的一个警钟。
一开始,卡梅伦等政治精英提出的“公投”议案,只是想“摆摆样子”,自信一切在握。主流媒体、机构民调更加深了这种错觉。公投“脱欧”一出,它们始料不及,不得不暴露了它们自身的封闭与僵化。
  万:这次美国大选,美国主流媒体和社会精英的表现也与此惊人的相似?
  柯:在国内,主流媒体与自媒体也表现了不同的意见倾向与“撕裂”……
  万:比如新闻联播与微博、微信?
  柯:读过你的一篇文章《好销的产品就是好产品》。你将“好产品”定义为四个维度:首先要用户中意(合心水);其次是企业高兴(有利润);再者是社会接受(正能量);最后是销量持久。
  万:你是想说:川普是一个好的推销员,那他推销的产品是什么?
  柯: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美国的伟大复兴!
虽说是句口号,但暗含现状令人不满,民主党治理下社会问题层出不穷,失业率高企不下,外来移民涌入,底层民众生活维艰……
  万:川普1987年出过一本书《交易的艺术》,书里强调“诚实的夸张是无罪形式的夸大,同时也是非常有效的促销”。说明他懂得用户心理,知道如何说到“农奴的心坎儿上”。
  柯:相形之下,希拉里推销的却是:America is already great! 美国已经很棒哒!那意思就是:“美国已经很优秀,变革没必要!”
  万:这不是找抽吗?
  柯:对那些迫切希望解决问题的民众来说,川普的“推销”契合了他们的诉求。他推销的是未来的“预期”,而希拉里展示的则是“过去”,高下立判。
  万:这是不是说,川普更能替穷人着想?
  柯:这说法太天真了!“替穷人说话,帮富人办事”这是我们社会隐匿的逻辑。
  万:为什么是这样?
  柯:穷人(相对而言)永远是社会的多数,替穷人说话能占领道德的高地,帮富人办事,是社会发展的必要,一是富人财富的积累政府可以多收税,二是社会财富的积累也有利于穷人。川普也逃不出这个规律。
  万:那这样贫富差距不就越拉越大了?
  柯:是啊,任何社会只要不加以限制社会财富都更倾向于精英阶层。差距大到一定程度,社会不堪重负就会进行深刻的社会变革。川普代表的就是这种危机的变革势力。
  万:这种危机是周期性的吗?
  柯:这种周期性危机并不是社会制度的产物,而是进化的产物。凡是进化通常都有周期性现象。
  万:是不是我们过去常说的“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盛极而衰”的原因也是进化规律主导的。
  柯:是的,在这个过程中,经济爬升通常极为缓慢,但崩塌则是猛烈的,这种周期性危机的形状很像锯齿。
  万:所以说我们的社会发展是锯齿型的?
柯院长,我们聊了这么久,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柯:为什么看似疯癫的川普赢了精英主义的希拉里?是美国人民的脑子进水了,还是这位土豪大叔身上有什么蜜汁吸引力?都不是,是美国的周期性危机的民意体现,我已回答过了。
  万:我看网上有个议论,说世界各国的首脑们都不希望希拉里当总统,那样一来,以后接待各国第一夫人的任务就要交给比尔.克林顿了?
  柯:这是个黄段子,在此不做评论……
2016年11月19日于龙岗
备注与参考
注1:正态分布是数学、物理及工程领域重要的概率分布,在统计学方面有着重大的影响力。
注2:1 磅=0.4536 千克
注3:黑天鹅事件指非常难以预测,且不寻常的事件,通常会引起市场连锁负面反应甚至颠覆。
 


本文章来源于网友分享,不代表本网站观点、立场及看法。本网站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关键词: 万新宇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技术支持: 都市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