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供求信息     推广企业产品
管理企业商铺     进入商务中心
用户:   免费注册
密码: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交流分享 » 正文

“万、柯”访谈录之谁是第一个区块链总统?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6-11-28  浏览次数:1047
核心提示:受访者:柯玉鹏,某汽车厂汽研院院长。简称:柯访问者:万新宇,简称:万万:柯院长,俗话说:得民心者得天下,可这次美国大选,
受访者:柯玉鹏,某汽车厂汽研院院长。简称:柯
访问者:万新宇,简称:万
 
 万:柯院长,俗话说:得民心者得天下,可这次美国大选,希拉里的选民票数比当选总统川普多了100多万张……
柯:但她的选举人票数却比川普少了70多张。没办法,“米国王八”的屁股—也是“规定”(龟腚)。
万;选民票和选举人票,到底怎么一回事儿?
柯:总统选举一般有两种,一种是全民普选,另一种是通过议员来选。
万:美国号称世界上最民主的国家,为何不用“一人一票”的普选制?
 柯:200多年前的美国,通讯不发达、交通也不便利,一个有“民望”的候选人的影响也只限于本州,其它州的人,听都没听过!
如果是议员来选,则议员必须“揣摩”自己州的民意,有可能造成议员们根据“好恶”投票,形成“走私”现象。
  万:那只好折衷行事了?
 柯:是的,权衡之下,“华盛顿们(注1)”便采取了调和的“选举人团投票法”。
万:如果得了多数选民票而不能当选,宪法的起草者--美国的“国父们”会不会太笨了?
  柯:事实证明那帮“建国大佬”还是有远见的。奥巴马是第44任总统,从建国至今已是236年,历经59次大选,一共才出现四次“得到多数选民票而总统落选”的情况,仅占6.7%,若不算这次希拉里这个“倒霉老太”,“得民心者失天下”的情况才5%。
万:选举人团投票法有何特点?
  柯:美国的合法公民都有投票权。但谁最后“胜出”,并不取决于选民票,而取决于538张选举人票。
  万:这538怎么来的?(听着都有点“三八”!)
 柯:美国50个州,规定每州两位参议员,共100位;另外还有435位众议员,根据各州人口比例而定。加之华盛顿哥伦比亚区(相当于天安门街道办)的3位选举人。共538人。
万:我感觉,选民并没有真正将票投给要选的人,而只是叫自己州的议员如何投票?
 柯:是的,这叫“间接选举”。如果我投川普,其实我是命令我的州议员投共和党候选人的票。
 万:那假设某州有10张选举人票。40%的选民票投民主党,60%的选民票投共和党,那是不是该州的10位选举人票中有4票归民主党,6票归共和党呢?
 柯:错了。如果这州正好有4位民主党议员,6位共和党议员,一旦共和党得到的选民票胜出,则该州所有10张选举人票都算共和党的。
万:要我看,这种“间接民主”,在候选人实力差不多时,选举结果是“大选规则”的反映,而不是“选民意向”的反映。
柯:也对。这是美国宪法第二条规定的。两党候选人争夺一个州,任何一个只要得到微弱多数,哪怕是一票之差,也能赢得该州全部选举人票。
万:这不是赢家通吃?
柯:对。一个候选人只要得到12个人口大州中11州的选票,哪怕其它39个州一票未得,照当总统。
 万:柯院长,你是资深的汽车人,请问,现在的汽车和上世纪的汽车那个“好开”?
 柯:那还用问?汽车技术一直在朝着更智能、更友好的方向发展,未来的的汽车一定是任何人都可以驾驶的。
万:我是想拿汽车和政治制度做一个比较。有人戏言:“挂根骨头在白宫,狗狗都能做总统”。
 柯:这话倒没有不敬,智能汽车就像是民主国家比如美国,社会的各项事务都在法律的框架轨道下自动运行,克林顿智商140可以当总统,小布什不到100也能做。
  万:他们不需要“伟大领袖”?
 柯:最“邪乎”的还是比利时人。由于讲荷兰语的弗拉芒区和讲法语的瓦隆区冲突,造成这个国家541天“无头儿”。
万:不是“国不可一日无君(注2)”吗?
 柯:可比利时佬倒觉得没首相也没什么不好,该干嘛干嘛,该上班上班,该出行出行,丝毫不受影响。
  万:美国能有今天,当年的“联邦立宪”真的功不可没!
 柯:是啊,一部宪法维持一个国家两个多世纪的自由、繁荣和稳定,不能不说是个传奇。因为在这个之前全世界通行的都是“元规则”。
 万:什么叫“元规则”?
  柯:暴力最强者说了算。按吴思的研究叫“血酬定律”(注3)……
 万:“血酬定律”?
 柯:《水浒传》里通行的逻辑就是“血酬”定律。是生命与生存资源交换的逻辑。从血酬的角度看,梁山好汉都是“血本家”。“战功”其实就是血本带来的“血利”。
 万:所以说过去,一直以来都是“血本家”以枪杆子为工具,用革命的逻辑实现政权更替?
柯: 所以,世界宪法史上第一部“成文宪法”的诞生很了不起。13个州的代表克服各种“异见”,在“卡壳”时还能耐心地坐着“谈”。整整116天哪!。
 万:还真是前无古人!
  柯:美国也打过八年的仗,华盛顿是义军司令也是立宪委员会主席,他不想当皇帝,就成全了共和制。
华盛顿对宪法并没贡献什么思想,但有他在,那是合众国之幸。
万:那到底是华盛顿成就了美利坚,还是美国成全了华盛顿?
柯:进化因素是一个互为因果的关系,举个简单例子,运动少和肥胖之间的关系,你说哪个是因哪个是果,它们之间是相互增强的。
 万:中国上古时,尧召集部落会议选继承人,大家推选有才有德的舜;舜用同样的办法把部落联盟首领位置让给治水有功的禹。
 柯:别忘了,那是《上古史演义》中的情节。
“帝位”传承依赖于通过人品保证的自我评价和协调机制显然是风险极大的方案,缺乏可操作性。
 万:有人说,中国袁世凯也是有机会成为华盛顿的?
 柯:是的,他曾信誓旦旦地表态,自己要学华盛顿不做拿破仑。可中国历史上的400多位皇帝个个都为“帝位”的继承处心积虑、绞尽脑汁,而且心口不一……
 万:桔生江南逾淮为枳?(注4)
 柯:其实人性是一样的,文化偏好不同。
中国长期奉行“权力至上”,只能有一个“首席雄性”,其余惟命是从。在这样的文化背景下,谈判是扯淡,“枪杆子里面出政权”。
 万:美国立宪者能在利益严重对立的格局下不诉诸于武力解决,简直就是奇迹。
 柯:一个国家动不动就用武力解决内部问题,是因为老百姓的命太不值钱,或更准确的说“吃瓜群众”无力主宰自己的命运,甚至在经过长期“洗脑”后已不能正常思维,幻想自己为“领袖”卖命是一种荣幸,比如说朝鲜。
万:我注意到,选民投票和选举人投票之间还有一个半月的间歇期。为什么?
 柯:在早年,因为交通不发达,点票和汇总很耗时,选举人到州府的旅途时间会很长。
 万:现在已不存在你说的这些障碍了?
 柯:在交通和通讯发达的今天,几乎每个公民都能了解候选人每天的一言一行,所以有人建议将选举人投票改为普选。
  万:也就是实行真正的一人一票直选制?
 柯:是的。非常可喜,利用去中心化、去信任的区块链技术已经在世界各地的总统大选中尝试投票。
 万:区块链是什么东东?
 柯:区块链技术就是前些年一直很火的“比特币”的底层协议。
 万:比特币?好像各国政府对它一直都在“喊打喊杀”的?
 柯:比特币天生“反骨”,对象征各国主权的法币是一种潜在的“颠覆”和威胁。优劣对错这里不谈,从去年开始,有人发现它的底层协议是个“好玩意儿”,可以做很多很多事情。
 万:比如说?
 柯:比如说在金融领域、物联网领域、二手车交易和有价资产的公证和保全等等。
万:那在选举投票上,它有什么特长?
  柯:1、传统投票是间接选举,区块链可直接选举;
    2、传统投票是选民到票站排队投票,区块链在全球任意电脑前都可投票;
    3、传统投票需要大量辅助人员和设备,区块链无需多余设备和人员(节约巨量开支);
     4、传统投票数据文本备份很少,区块链有N多个备份。
     5、传统投票没有时间印记,区块链加盖时间戳;(从密码学来说,一旦盖好时间戳,这个区块就没有办法破解)。
     6、传统投票被强制信任选举委员会或第三方;区块链是免信任的;
     7、传统投票系统有大小州之分,区块链每个节点都是平等的;
     8、传统投票系统有作弊可能,区块链则绝无可能作弊;
     9、传统投票系统设备需检修维护,区块链则是免维护的;
     10、传统投票系统不可追溯,区块链可以追溯;
     11、传统投票系统需要点票、汇总,区块链即时出结果。
  万:这么多好处,是理论上的吧?
  柯:这次的美国总统大选,犹他州就用区块链技术选出了参加美国总统选举的共和党候选人。
万:犹他州真敢“吃螃蟹”?
  柯:选民无需到投票站排队,直接在家里或在任何地方的电脑前“一键即投”,无论选民在州外还是州里。
 万:具体怎么操作?
 柯:合格的犹他州选民,只需访问犹他州共和党网站并注册,一旦身份确定,就会获得一个秘钥,这个秘钥就是投票者所持的选票。投票时输入这个独特的秘钥就“搞定了”。
万:还真是方便,会操作电脑就行?
 柯:网页上有共和党候选人列表和投票键,帮助那些不熟悉候选人的选民做对比。在确认提交前,可以无数次更改选票。
 万:但一旦提交,选票就不可撤回了吧?
 柯:区块链技术最大的特点是安全、数据不可篡改。
2015年10月秘鲁可行党已在尝试利用区块链技术帮助其进行总统竞选了。
而今年2月乌克兰也准备使用区块链选举总统,并为此修改了法律。
 万:据说这次美国大选前,就有人建议取消所有形式的电子投票,回归纸质票选系统。
  柯:虽然电子投票机被证明在安全性上是很脆弱的,但纸质投票系统中也可能出现舞弊情况,比如调换或更换投票箱。而且常驻海外的军人和传教士往国内邮寄选票也存在安全性和时效性问题。
 万:相比之下,区块链投票更安全吗?
 柯:这次大选,弗吉尼亚州也测试了一个投票平台。一个公开可用的分类账户将使每个选民都能够跟踪选举开票的过程,并在任何阶段的投票过程中选民能够验证自己的选票,并确保它们没有被篡改。
万:技术是如何保证的?
 柯:区块链是分布式公共账本,信息不只保存一次,而在许多独立的节点保存多次,一旦投票系统用哈希(注5)算法链接,可在数以千计,数以百万计,或者也许有一天,数十亿节点上保存,修改它是不可能的。这样做需要巨大的资源和算力,没有一个政党做的到。
 万:目前正式使用区块链投票系统还有什么障碍?
 柯:作为一个有应用前景的技术,它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例如区块链本身是非常安全的,但用户的秘钥丢失,就会成为不安全因素……
万:因为它不像银行卡密码一样可以重置?
 柯:对。另外区块链是去中心化的,投票活动没有第三方机构参与,且每一个选民都是匿名的。如将这一技术运用到需进行身份确认的投票上,还是有问题要解决的。
万:假以时日,这些问题是可以解决的,就像现在用的网上银行和手机支付,20年前我们不也有类似的困扰吗?
 柯:是的,可以预见一个公开的、透明的、合心水的“区块链总统”不久会诞生。
2016年11月28日于龙岗
备注和参考
注1:1787年美国13个州在费城开会,经过汉密尔顿、麦迪逊等人的努力,最后开成了一个抛弃《邦联条例》、制定《美国宪法》的制宪会议,华盛顿当选会议主席。
注2:出自:老子想尔注 .....“其不得已。”国不可一日无君。
注3:《血酬定律》作者吴思,本书提出了血酬和元规则等概述。所谓血酬,即流血拼命所得的酬报,命与生存资源的交换关系。
注4:这句话出自《晏子春秋.内篇杂下第六》桔生淮南则为桔,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异也。
注5:将任意长度的二进制值映射为较短的固定长度的二进制值,这个值称为哈希值。如果散列一段明文而且哪怕只更改该段落的一个字母,随后的哈希都将产生不同的值。



 
本文章来源于网友分享,不代表本网站观点、立场及看法。本网站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关键词: 万新宇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