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供求信息     推广企业产品
管理企业商铺     进入商务中心
用户:   免费注册
密码: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原创专栏 » 正文

“万、柯”访谈录之“卡斯”还是“特罗”?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6-12-03  作者:万新宇  浏览次数:2386
核心提示:受访者:柯玉鹏,某汽车厂汽研院院长。简称:柯访问者:万新宇,简称:万万:柯院长,上周末一个90岁的外国老者去世了,可国内媒
 受访者:柯玉鹏,某汽车厂汽研院院长。简称:柯
访问者:万新宇,简称:万
 万:柯院长,上周末一个90岁的外国老者去世了,可国内媒体却在激烈的“对撕”……
 柯:你是说的卡斯特罗吧,那可是一个传奇人物!
在敌对者眼里,他是独裁者,而在古巴人心中,他是大救星。
万:斯人已逝任评说,可无论是对手还是朋友都不得不感叹他传奇的一生。
 柯:是啊,他出身庄园主世家,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可从小崇尚公义,带头反对父亲对雇工的压迫。并且,革命胜利后将自家家产全部充公……
万:真是一个无私的“革命者”。
柯:他还在苏联的支持下向拉美各国和非洲输出革命,自然也得罪了美国,引发了美苏尖锐的对立(注1)。
  万:据说中情局对菲德尔实施了600多次暗杀,都无功而返?
 柯:这些都是无法证实的传言,但也润色了卡斯特罗的神话。
万:古巴是拉美诸国中社会主义革命唯一成功的国家,这与菲德尔的个人魅力有关吧?
 柯:其实,卡斯特罗的影响不限于拉美,在安哥拉、埃塞俄比亚、南非,甚至社会主义阵营,他都获得了一个超出自身国界的影响力。
万:据说,菲德尔与“太祖”惺惺相惜,最大遗憾就是没有当面结识。
 柯:是的,当年驻古巴大使回国时,卡斯特罗曾委托大使转交给毛泽东一把美制M1911A1式手枪。
万:菲德尔还是一个极富感染力和煽动力的演说家。
 柯:对,他还是吉尼斯世界纪录人物:1960年在联合国发表过演讲,整整讲了4小时29分钟……
万:菲德尔一届任期熬掉了好多届美国总统,也是不易?
 柯:而且,在美国的国家图书馆里可看到大量卡斯特罗的传记,读者大都以崇敬和欣赏的心情在阅读他。
 万:是老美崇拜个人英雄,还是老卡长的太帅?
 柯:嘻嘻,他一身戎装、虬髯遒劲、叼着大雪茄,犀利的眼神、轻蔑的微笑,骨子里透出的阳刚之气,这是女孩子喜欢的那种……
 万:看来“高富帅”也是世界审美潮流?
 柯:作为一个富裕的公子哥,他曾在哈瓦那大学获得法学博士,富有同情心,恨社会不公。但直到掌权后他还不是一个共产主义者,是美国人的傲慢使他走向了对立面。
 万:一个地道的人道主义者?
 柯:他曾说:古巴既不要右的专制,也不要左的专制,要的是人道主义。
 万:菲德尔在第三世界也是个受人欢迎的“大胡子”,曾两次出任全世界不结盟运动主席。
 柯:是的,他是拉美左翼的旗手,青年中的反抗英雄,,少女心中超级帅哥,曾被美誉与鲜花围绕……
万:小时候,有一首儿歌《美丽的哈瓦那》,曲调非常优美,现在还能哼哼,只是记不得词了……
 柯:他确实给很多人留下了深刻印象,而他的朋友们和他的敌人们早就静静地躺在墓地里了。
万:而现在提到他,更多的还是争议?
 柯:在国内,《人民日报》的官评是:古巴共产党和古巴社会主义事业的缔造者,他把毕生精力献给了古巴人民争取民族解放,维护国家主权和建设社会主义的壮丽事业,建立了不朽的历史功勋,也为世界社会主义发展建立了不朽的历史功勋。
 万:社科院一位专家用“尊敬”、“敬畏”、“欣慰”三个词,表述了对菲德尔的“情感”。
 柯:而大多数主流媒体均以:《老兵不死》、《传奇谢幕》、《不死鸟传奇谢幕》、《他赢了美国却输给岁月》来报道他……
 万:怎么看着像报道一个探险家或江洋大盗呀?
 柯:还有不少媒体以:《传奇硬汉谢幕》、《硬汉谢幕,理想不朽》、《一生躲过638次暗杀,唯有时间能击倒他》来描述他……
 万:怎么看着也像描述施瓦辛格、史泰龙、泰森一类独胆英雄呀?
有人心戚戚,有人欣自喜,为甚?
他到底是“卡(ying)斯(xiong)”?还是“特(bao)罗(jun)”?
 柯:他既不是“卡斯”也不是“特罗”,它是卡斯特罗,一个具有那个时代特征的“时代”人物。
官媒着重强调他身上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东西。
民间媒体宣传他是个爱国者、个人魅力出众的英雄。
当然还有国际社会评价:暴君、独夫、武夫……
 万:又一次媒体的公开撕裂?
 柯:一位法国学者评价说:他是一位传播者,一位非常有教养、精致和热情的人……不幸的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似乎失去了和现实的联系。
 万:我觉得菲德尔始终都是怀有社会公正的理想追求的人。
 柯:可是, 前后一百多万古巴人穿过加勒比海冒死偷渡到美国,这是对卡斯特罗伟大社会实践的讽刺。
就在上周末流亡在迈阿密听到他死讯的古巴人,挥舞国旗,走上街头敲锣打鼓,他们并非欢庆一个老人的死去,而是纪念古巴一段苦难历史的结束……
 
万:一个三流小国对抗宇宙第一大国怎么说都是一种英雄的大气概?
 柯:张鸣教授说:一个人是否伟大,要看他是不是造福于他的民众,卡斯特罗名声再大,古巴的贫困也是摆在哪儿的。至于他反美不反美,其实无所谓。
万:从追求社会公正的热血青年到远离大众的落寞老者,难道这是宿命?
 柯:柬埔寨的波尔布特、北韩的老金家、津巴布韦的穆加贝(世界最穷国家之一)以及卡斯特罗等等莫不如此……
 万:要知道菲德尔及其战友们要推翻他老爸的那个阶级的目的还不就是让古巴变得更加富有,不是吗?
 柯:可是评价卡斯特罗时还是无法回避这个问题,人民让他整整执政了50年,但现在古巴人还是月收入20美元、连上网都是奢侈品……
 万:他好像高举的是“不患寡而患不均(注2)”的大旗?
 柯:这是落后的农民起义思想。他让世人诟病的是,即搞终身制,又搞世袭制(临终把权力交给了亲弟弟)。古巴穷,美国封锁是原因,可根本原因还在他本人。
 万:“军人治国”好像从没成功先例?
 柯:是的,不管是二战英雄艾森豪威尔还是阿根廷的魏地拉,不懂经济,不懂怎样应对异见,只有革命党的思维,而没有“执政党”的思路……
 万:造化弄人那?
 柯:作为一个“勤奋的学生”,卡斯特罗交给天堂里“马老师(注3)”的考题答卷,就是当今古巴人的经济现状。
万:他的成绩能得多少分?
 柯:上一轮的全球社会主义运动(包括老卡)都是在上世纪贫穷和基础薄弱的基础上实现的“社会主义”。
 万:现在来看,除了旗帜和口号外,只怕马克思亲自来“验收”也很难找到“社会主义”的成分了吧?
 柯:它们似乎都一脉相承,都是兄终弟及,或父死子继的传统;或者在现实实在无法叫人满意时,遥望未来,侈谈理想……
 万:那现在这场“运动”是不是进入了“下半场”?
  柯:中国在这“下半场”刚开场就取得了领先,邓小平曾公开说:“贫穷不是社会主义”,是他引导中国放下了“姓资还是姓社”这个沉重的意识形态包袱……
 万:其实邓的“新路”也是在西方的质疑声中和昔日战友的警惕眼神中开辟的?
  柯:不过,还得感谢老卡和老金家对“新路”的犹豫、迷茫以及对“老路”的执拗和坚持,给大家提供了一个活色生香的“标本”,也为中国执政党的改革增添了更多的合法性及民意砝码
万:现在,好像古巴也在搞经济改革?
 柯:是的,今年3月奥巴马成为88年来第一位访问古巴的美国总统,“昔日冤家“握手言欢。劳尔.卡斯特罗(他85岁的弟弟)说:“原来大豆和大炮一样重要,甚至更重要”。
菲德尔走了,古巴在劳尔的带领下,在努力适应着经济的放开,摇摇摆摆地走向明天。
万:祝福新古巴会在改革的道路上好好走下去!
2016年12月3日于龙岗
备注与参考
注1:古巴导弹危机,是冷战时期在美国、苏联与古巴之间爆发的一场极其严重的政治、军事危机。事件爆发的直接原因是苏联在古巴部署导弹。让人类几乎就站在一场核战争的边缘。
注2:《论语·季氏第十六篇》,丘也闻有国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意思是:不担心分的少,而是担心分配的不均匀,不担心人民生活贫穷,而担心生活不安定。
注3:卡尔·海因里希·马克思,马克思主义的创始人之一,第一国际的组织者,共产主义运动的先驱。
参考:360百科






本文章来源于网友分享,不代表本网站观点、立场及看法。本网站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关键词: 万新宇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