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供求信息     推广企业产品
管理企业商铺     进入商务中心
用户:   免费注册
密码: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行业资讯 » 正文

“万、柯”访谈录论企业的宗教性(下)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6-12-17  浏览次数:2191
核心提示:受访者:柯玉鹏,某汽车厂汽研院院长。简称:柯访问者:万新宇,简称:万万:柯院长,上次聊了个人的宗教性,今天谈谈企业的宗教
 受访者:柯玉鹏,某汽车厂汽研院院长。简称:柯
访问者:万新宇,简称:万
 万:柯院长,上次聊了个人的宗教性,今天谈谈企业的宗教性?
 柯:好,明白了个人的宗教性就容易搞懂企业的宗教性了,因为企业是员工组成的。
  万:为什么“千年古刹常见,百年公司难寻”?
  柯:这是伪概念。寺院和企业是不能放在一起比较的。寺院是非营利组织,尽管也在拼命赚钱,但多是个体行为,而非组织目标。
  万:那,它们是“事业单位(注1)”吧?
  柯:你说对了,寺院是非政府行政管理的文化事业单位。
  万:它们以什么谋生?
  柯:寺院的地是免费的、寺院的税是免征的、寺院的费用是拨款的、寺院的收入是供养的,寺院的经济是大众的。靠门票,布施,寺院自己的田地,佛事为生。
万:柯院长,再能活的人也得死,而公司是“法人(注2)”,法人是不死的“人”呀?
  柯:可中国公司平均寿命只有3年,企业集团平均寿命8年;欧美公司平均寿命40年;日本公司平均是58年……
  万:地球人平均寿命已60了,奇了怪了,法人比自然人寿命还短?
  柯:因为“你我”都是杀“人”凶手呀!
  万:你吓死宝宝了!
  柯:公司所以短命,是组成公司法人的自然人——股东、经理人、员工、消费者甚至政府,一起“谋杀”了在理论上能活很久的“法人”!
  万:你先说说,股东为何要“杀”它?
  柯:股东是谁,不就是千千万万股民?哪个炒股的不想今天买股票,明天涨一倍?
  万:天下没这个理!
 柯:那些年初还表扬公司目标长远的股票分析师,年底看到利润下降就会立刻变脸:“该公司管理不善。建议:不增持。”股东们一抛股票就跑,再想融资就难了;公司断了血,法人能不死吗?
  万:那,经理人为何要置它于死地?
  柯:经理人也是人呀,谁不想赚多钱,赚快钱?所以,经理人跟股东一样贪。董事会按业绩“打赏”,所以经理人变着法儿把当年利润做大。尽管这对公司的长远利益有害……
  万:公司请的审计公司是吃“干饭”的?
  柯:审计师是经理人请的,能唱对台戏吗?况且会计学也实在不是一门严谨的科学。同样的公司,同样的业绩,能算出几种结果来……
  万:那不违反《会计法》?
  柯:还真不违反会计准则。因此,审计师乐得认可经理人的报告。当大多数公司只看今天,不顾明天的时候,公司的平均寿命就短了。
  万:其他人呢?
  柯:来看看企业的“主人翁”,他们也“高尚”不到哪去。不信,你去给员工降薪试试,你马上就会知道什么是“工资铁律”——只能升,不能降;降了,坏了……当公司的主要生产要素——人的待遇不能变时,公司也快关门了。
  万:那消费者咋回事儿?
  柯:按理说消费者花自己钱买产品,吹毛求疵不为过。可人总有一种对公司天然的敌意(嫉妒):谁让你们实现了我实现不了的发财梦?不仅如此,还刺激我们这些梦想破灭的人,到处吹嘘你的产品好,赚了多少钱。于是,消费者一旦抓住产品失误,就像“狗看见了骨头”一样兴奋……
  万:他们要的不是赔偿,是想要发财吧?
  柯:对,美国历史上,吸烟导致肺癌的最大赔偿案是70亿美元。都说生命无价,可是,世界上有几个人的生命值70亿美元?这不是贪,是什么?
 万:企业倒了对政府也没好处呀?
 柯:政府是要靠企业搞经济的,但公司法人不能赚太多钱,不然“公仆们”的士气也不好维持。于是,公司大都忍受着比自然人高很多的税率和监管。每当公司法人与自然人(员工、消费者)发生冲突时,吃亏的往往是法人……
  万:为什么?
  柯:法人不会闹事啊;自然人会!“维稳”,你懂的!
  万:你的意思是:只要自然人不克服贪婪,公司法人就不会长寿?
  柯:Of course.
  万:自然人能不能克服贪婪?
  柯:不能,就像我们上次聊天谈到的,贪婪是人与生俱来的本能。
  万:那些百年老店是如何做到的?比如:杜邦化工啦、可口可乐啦......
 
 柯:英国生物学家道金斯说:“我们具备足够的力量去反对我们的缔造者,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们,我们人类能够反抗自私基因的暴政”。
   万:我们可以对抗,但无法消灭贪婪?
   柯:把企业短命归于人性贪婪的确有些悲观,在议论企业短命原因的同时,也有必要探讨一下百年老店长寿的机理。
   万:是它们的宗教性吗?
   柯:除了你刚才提到的杜邦和可口可乐外,全世界日本的百年企业最多,超过150年历史的企业有21666家,明年又会新增4850家……
   万:中国也有1538年设立的六必居酱菜、1663年的张小泉剪刀、以及陈李济、同仁堂和王老吉等百年老字号?
   柯:现存的超过150年历史的“老字号”,中国仅此五家,由于计划经济时期的“变异”,字号传承性大打折扣,中国真正意义上的百年老店其实一个也没有。
   万:为什么日本的百年企业最多?
   柯:这恐怕与由企业家精神和宗教思想相互融合的“经营哲学”有关。通过“经营哲学”把企业员工凝聚起来,形成共同的志向和精神动力……
   万:“杀人者”少了?
   柯:比如在松下集团,它每家公司都有“神社”,高级经理人每周都要来神社,请大师讲法,净化心灵。松下幸之助一生中最重要的顾问就是一个和尚。通过宗教活动,把宗教教义与企业信念结合起来“灌输”给员工,使他们相信工作的目的不只是为了个人,更多地是追求人类的共同幸福……
    万:这不是“洗脑”吗?
    柯:这叫“企业文化建设”,但也可说是“洗脑”。
你别小瞧了“洗脑”,那可是个技术活,现在人信息接受广度那么大,不是你想“洗”就能洗的……
   万:它们是如何操作的?
   柯:朝会、晚训、社歌是日本公司宗教性的一大特色。每天上下班前的20分钟里,员工在一起高唱社歌,背诵社训或检讨自己的过失,他们深信只有这样才能让所有的员工心灵一致。
   万:难以置信。
   柯:据说你问松下公司无论哪一个员工,它们公司生产什么?口径非常一致:“我们公司是培训人才兼生产电器的公司”,毫厘不差。
   万:这就像和尚每天念经,不断詠诵,不知不觉中就潜移默化了?
   柯:是的,社长就像教主,为了实施自己的“教义”,不停地向他的教众(员工)传播经营哲学,员工则像一群狂热的宗教徒,拼命维护他们的信仰。
   万:实际上是培养了一种“共识机制”?
   柯:是的,我去年到丰田汽车访问时感到:日本企业家在谈论企业时,与其说是企业家在发表经营心得,还不如说是一位宗教布道者在传教布道,言谈中充满了哲学思想……
   万:他们已经把宗教思想融会贯通到了企业的经营中去了?
   柯:你比如说松下的社训“产业报国、以社会责任为己任、和睦相处,上下一致”的思想就是与日本神道“忠”的思想和中国儒教的“和”的思想有着极大的关联性。
   万: 日本的神道、中国的儒教和印度的佛教共同组成了日本企业的宗教信仰“内核”?
   柯:日本企业家认为:人生两大需求:物质和精神需求。物质需求通过物美价廉的产品满足,精神需求则需要依靠信仰。人三分之一时间在工作,作为工作载体的企业理所当然要负起这两大责任,所以宗教痕迹在企业里随处可见……
   万:那是不是说企业家本身必须是宗教徒?
   柯:也未必,一个企业家,不一定要信奉某个特定的宗教,但一定不可缺少宗教精神。在西方多数国家和东方的日本,宗教信仰已经成为企业伦理文化的核心。
   万:古人讲:上下同欲者--胜(注3)?
   柯:是的,确立了企业的“愿景目标”后,老(jiao)板(zhu)要讲自己的哲学,与员工共有这种哲学。如果老板的人生哲学成了企业的“精神灯塔”,就像任正非之于华为,马云之于阿里,员工的凝聚力就会很强,企业就会成为执行力强且有精神指引的企业。
   万:有个玩笑说,马云放个屁,都是一个有战略意义的“屁”。
   柯:马云确实要把自己打造成一个“商业之神”。有底层员工说:马云很少参加公司的业务管理,而是通过文化和价值观来控制公司,就像建立了一个“企业宗教”,而他就是阿里的“教主”。
   万:听说阿里内部专门研究《大宪章》,还草拟一个类似《独立宣言》的东东?
   柯:张勇的海底捞也是在员工中建立了一个人人痴迷的“企业哲学”。它看不见,但摸的着,可以叫它理念、文化或信仰,也可以叫“企业宗教”。
 万:如何理解宗教信仰与企业家精神的共通点?
  柯:坚定地信念和对未来的不懈探索,以及承担义务和责任的勇气与担当,这是我理解的企业家精神,而宗教信仰则支撑其信徒,用自己的一切甚至生命,捍卫信仰与初心。这两者在本质上是一致的。
  万:企业家应成为企业信仰的首领?
  柯:是的,成功企业家不仅是企业决策的主心骨,更是团队里闪光的精神领袖。个人的智慧、情操、人格魅力、可以感应到企业的每个人,令人信服、不由自主的聚拢过来。
  万:千百年来宗教在社会上的影响始终无远弗届。它背后的逻辑是什么?
  柯:影响力广泛而持久的宗教,通常都是积极主张“善”的。这并非设计的结果,而是“善”符合自然选择的条件才使得它被保留下来。
  万:“善”是不是“利他”?
  柯:是的,“善”约束了自私,显然对群体有利。按照选择理论,只有个体出于自身目的的行为才是真实的,对群体有利只是碰巧的事。
  万:如何让信众(员工)去接受这种“利他”的价值观和信仰呢?
  柯:这有一个“秘密”就是:“同步”,只有少数人“善”,会吃亏且不持久,宗教性会通过超自然的力量,惩戒、奖赏以及各种仪式(社歌、社训和祈祷等),让大家对“善”的态度保持同步,不同步者将受到惩罚,从而达到对群体有利的客观效果,这是宗教得以传承的内在逻辑。
 万:我明白了:企业短命是常态,公司长寿是个案?
 柯:对“公司长寿”这个问题,我得承认不像探讨企业为什么短命那样有把握……
 万:这有点像医生可以确诊一个人死亡的原因,而不能确定一个人长寿的道理一样?
  柯:是的,因此,我只能假设,长寿企业“长寿”的一个原因是:企业的宗教性---企业的参与者能更好地平衡人性的贪婪与公司法人的利益关系。说白了,就是自然人能最大限度地克服人性的贪婪。
 万:回顾所来径,苍茫横翠微。谢谢你,柯院长。
2016年12月17日于龙岗
备注与参考
注1:事业单位相对于企业单位而言,不以盈利为目的,以增进社会福利,提供各种社会服务为目的的社会组织。
注2:法人是在法律上人格化了的、依法具有民事权利能力和民事行为能力并独立享有民事权利、承担民事义务的社会组织,比如说公司。
注3:出自《孙子·谋攻》,意指“上下有共同的愿望,齐心协力,才能取得胜利”。


 
本文章来源于网友分享,不代表本网站观点、立场及看法。本网站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关键词: 万新宇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