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供求信息     推广企业产品
管理企业商铺     进入商务中心
用户:   免费注册
密码: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实时评论 » 正文

“万、柯”访谈录之小聂去哪了?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6-12-25  作者:万新宇  浏览次数:484
核心提示:受访者:柯玉鹏,某汽车厂汽研院院长。简称:柯访问者:万新宇,简称:万万:柯院长,这些天上网很不爽,不是网页不胫而走,就是
受访者:柯玉鹏,某汽车厂汽研院院长。简称:柯
访问者:万新宇,简称:万
万:柯院长,这些天上网很不爽,不是网页不胫而走,就是网文不翼而飞……
柯:你指的是聂树斌案的删帖吧。我也有同感,吃瓜群众不但吃瓜围观,顺便也要吐几粒“瓜子”出来。
万:聂案已改判无罪,可太多真相没公开:现场怎么勘察的?杀人证据怎么确认的?最初笔录怎么失踪的?……
柯:看来你是不吐不快呀,不过今天不聊细节,媒体已有太多文章,今天聊一下聂案带来了些什么?
万:一个21岁的小伙子,无病无殃、突降厄运、任人宰割,想想都替他冤……
柯:查了下字典:“冤”字,从“兔”从冖(mi),一只小兔,被无妄掩盖,不得屈伸,泪眼巴巴……
万:像极了小聂,无力、无助、渺小和卑微……
柯:上网搜了一下,“中国历史十大冤案”。凡冤案必有以下特征:一、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白起是秦国著名将军,在大秦统一六国进程中,立下汗马功劳。可秦王听信谗言,对白起起了忌惮,于是逼他自杀了。
万:奸臣作祟+皇上失聪?
柯:二、凌厉、个性鲜明的人没好结果。这是中国延续了几千年的“公式”,伍子胥死了,他杀了一个小人费无极,又被另一个小人伯痞弄死。
万:无奈的宿命?
柯:汉初刘邦把儿子们弄到各地当王。到景帝时已“尾大不掉”了。景帝就找晁错来商量“削藩”。王们不干了,起身造反。为了讨好七国罢兵,景帝把责任一股脑推到晁错身上,将错就错就把晁错给错杀了……
万:藩王无耻+皇上无赖?
柯:岳飞死可能不算最冤。伐金就伐金吧,不该喊“迎回二帝(注1)”,把高宗搞得下不了台。
秦侩虽知岳飞不好惹,但他懂皇上心思,一天,他小心地对高宗说:“岳飞口号很鼓舞人心,可天上不可以有三个太阳啊……”
 万:岳飞的罪名是“莫须有”吧?
柯:最冤还是袁崇焕,在宁远(锦州)他死死遏住了清兵进关要道,就像堵在清军喉咙里的骨头,吞不下吐不出。这时一个太监从清军俘虏营里逃回来,说昨晚听到帐外清军在庆祝,说袁崇焕马上要降大清了,崇祯一听怒火中烧。一点儿都没想过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太监是怎么从设防严密的清军大营里出来的。
万:敌人离间+皇上脑残?
柯:史书记载:行刑那天,袁崇焕毫无惧色,被五花大绑,押上菜市口,“刽子手割一块肉,百姓付钱,取之生食。顷间肉已沽清。再开膛出五脏,截寸而沽。百姓买得,和烧酒生吞,血流齿颊”……
(袁将军被割了3000多刀,照片太血腥不敢往上贴)
万:惨那!在一个皇权至上的社会里,制度的阴暗、文化的偏狭、人性的龌蹉都是冤案滋生的“土壤”?
柯:也是历史的另一种“魅力”:让人愤怒,悲凉和无奈。
万:这些人要么惹了皇上,要么惹了弄臣,可小聂“惹”了谁呢?
柯:按照聂案最初记录的卷宗,像是“抓一个顶上”就行,如果当时你骑自行车路过,搞不好抓的就是你……
万:这不是太荒唐了吗?
柯:记得2003年的孙志刚事件(注2)吗?
万:一个湖北大学生,就因没暂住证,被收容,被遣送,被毒打,被剥夺生命,而后真相曝光,凶手被审判,恶法(注3)被废止……
柯:"孙志刚事件"和俞江等三个法学博士上书全国人大,这是中国公民首次行使“违宪审查”建议权,对恶法被废止起到了关键的助推作用。
万:受害者身亡,并且身份不是流浪汉而是大学生,因而产生了极大影响(如果是流浪汉呢?)……
柯:而这次不同,小聂就是一“草根”,聂案有着“标本”意义,中国人民政法大学终身教授、诉讼法学家86岁的陈光中说:此案应当载入史册。
万:小聂从抓到毙,链条中的每一个参与者都有过说“不”的机会呀?
柯:小聂是“严打(注4)”的牺牲品。
全国严打,死刑复核权在地方,“命案必破”的口号成了悬在公安头顶上悬着的一把利刃;有些地方实行破案率末位淘汰制,破案率低的派出所长可能会丢“饭碗”……
万:简直就是“红色恐怖”?
柯:过往的教训是:法治的起点和终点还应是法治,而不是政治。
万:不再是政治戏码?
柯:在“运动式”执法操控下,我们即看到了人性的污点,也暴露了整个办案链条中存在的系统性问题。
万:一个有良知的办案者,不应当为受体制操控而感到自身的可耻吗?
柯:不要忘了,任何人都是文化的产物。比如孔子说“父母在,不远游”,今天听起来很可笑,但在2000多年前就是正常的。
万:为什么?
柯:当时交通不便,社会远非法治,加之虎狼出没,盗贼横行,如果有个三长两短,父母的生活与安全就没了保障……
万:你是说环境使然?
柯:我是说文化偏好:国人认为太祖雄才伟略,是天下第一伟人,后来发现苏联人认为斯太林才是天下第一伟人,古巴人认为菲德尔是天下第一伟人,朝鲜人认为金元帅才是。其实……
万:这次聂案也暴露出当下权利碎片化、到处是“山寨”的问题。如果说高层还有一定程度的集体领导,有一定程度的规则,那么愈往下,一把手说了算的体制就愈强,哪怕小小的村长都会是一个“帝王”,这些都有可能“酿制”冤案。
柯:你有点悲观了!从这次聂案的改判可以看到:现代中国已出现了“民间力量”的雏形……
万:什么是民间力量?
柯:一群有正义感的新知识分子,他们有一定的个人资源和旺盛精力,有很强的行动力和参与感……
万:也就是一批新兴的“中产阶层”?
柯:他们与钱理群教授批评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注5)”不同,介入公共事件只是个人偏好,不存在政治的、功利的动机,比如汶川地震时自发成立的民间救助队……
万:2005年以来,人们就把河北聂案和内蒙呼格吉勒图案相提并论,两案高度相似,都是“严打”受害者……
柯:两案“改判”背后都有“民间力量”的努力推动,如新华社内蒙分社的汤计;为聂案奔走的《河南商报》马云龙等等……
万:据说聂案真正进入公众视野就是河南记者马云龙的一篇文章《一案两凶,谁是真凶?》引发的?
柯:是的,2005年3月15日这篇文章在《河南商报》发表时,马云龙担心被禁,排版时就把全文发给了全国100多家报纸,并附上:欢迎转载,不收稿费。发出后全国哗然,3天之内,新浪网友评论高达7万多条……
万:当年互联网还不够发达,而今年聂案的搜索量已达千万次之多。
柯:这11年也够长的,已经成为一段历史,它见证了对此案作出多次报道的市场化新媒体的兴起,也见证了为此案苦苦奔走的“意见领袖”的坚韧不拔的接力,以及逐渐成熟……
万:该来的,总会来!
柯:令人欣喜的是聂案改判从一开始就是由“吃饱了撑的”的这帮人推动的,包括媒体、法律界、学者、专家和公共舆论的助推……
万:信任已耗尽,无力话欣喜?
柯:当下中国社会很复杂。你看见了装作没看见你会找到托词,你看见了还助纣为孽也能找来借口,你看见了且挺身而出你也有足够的理由……
万:你不觉得,和漫长的绝望相比,“翻盘”的欢愉太轻了?
柯:这是个最坏的时代(狄更斯语),有太多问题让我们无助、无奈,但也是个最好的时代(狄更斯语),它给我们提供了“多选项题”,起码“民间力量”就是一个选项……
万:你多次提起民间力量,是不是互联网时代的“无组织的组织”力量?
柯:民间力量的成长是跟互联网的发展密切相关的,这是六十年来从未有过之现象,对中国未来的转型将有深刻影响。
万:目前公权力与私权力的界限并不清晰?
柯:一个健康的社会应该是三种权力并存:公权、私权和共权,也就是“民间力量”。
万:民间力量所处的制度环境一直不好。做过业主的人都有感受,单枪匹马面对物业公司,岂是对手?
柯:业主委员会就是一个“共权”组织尝试。业主大多是网民,现实中很少交道,但微博、微信上自动组成自己的“意见群”,逐步形成一个虚拟世界的“公民社会”……
万:虚拟世界怎么与现实结合的?
柯:先跟现实的“平媒”结合,互联网的许多素材,最终都转化成了平面媒体的题材……
万:就是大家调侃的:网上的“谣言”大都成了事实?
柯:其次跟体制内的高层决策结合,成为高层决策者突破下属信息屏蔽、通达民情的一个管道……
 
万:这次的聂案“翻转”是不是例证?
柯:当然是,互联网提供并放大“公共话题”,“平媒”加以提炼和深化,然后形成重大“舆论场”,影响高层决策……
万:聂案改判也有运气成份吧?
 柯:那是自然,任何事情都有其“偶然性”。河北某高官落马就是......
万:“网页不翼而飞和网文不胫而走”咋回事?
柯:这是网民、互联网公司和网监部门的三方博弈,你刚才不是说:聂案的搜索量已达上千万了吗?也要理解网络公司“活的”不易。
万:你是指纳什均衡吗?
柯:互联网世界与现实世界,官方与民间,公民行动与高层决策,这样的多方互动是个令人鼓舞的景象……
万:你是说互联网是制度屏障的突破口?
柯:公民集体行动在中国原本是连想都不敢想的,但借助互联网及其公共舆论场,它成了现实……
万:由互联网“孕育”的公民社会指日可待?
柯:别太乐观,这一切刚开始。在不到10年时间里,“公民社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怎么算都是奇迹。当下谈论“中国奇迹”俨然成了时尚,但我意为,只有这个,才算是六十年来中国最大和最可自豪的奇迹。
万:小聂,安息吧,愿天堂没有“冤狱”!
柯:最后我把孙志刚墓志铭全文抄录在下面,作为本次访谈录的结束语。
逝者已逝,众恶徒已正法,然天下居庙堂者与处江湖者,当以此为鉴,牢记生命之重,人权之重,民生之重,法治之重,无使天下善良百姓,徒为鱼肉;
人之死,有轻于鸿毛者,亦有重于泰山者,志刚君生前亦有大志,不想竟以生命之代价,换取恶法之终结,其死虽难言为舍生取义,然于国于民于法,均可比重于泰山。
2016年12月25日于龙岗
 
备注与参考
注1:二帝指被金人掳去的宋徽宗和宋钦宗,高宗的父亲和哥哥。
注2:2003年3月17日晚,河北孙志刚因缺少暂住证,被警察送至广州"三无"人员收容遣送中转站受到工作人员及其他收容人员的野蛮殴打致死。称为"孙志刚事件"。
注3:指国务院的《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
注4:中国司法名词,"依法严厉打击刑事犯罪分子活动"的简述。
注5:钱理群说:“我们的一些大学,包括北京大学,正在培养一些‘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们高智商,世俗,老到,善于表演,懂得配合,更善于利用体制达到自己的目的。这种人一旦掌握权力,比一般的贪官污吏危害更大。”
参考:360百科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