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供求信息     推广企业产品
管理企业商铺     进入商务中心
用户:   免费注册
密码: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行业资讯 » 正文

万柯访谈录:雄安能否雄起?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04-10  浏览次数:3160
核心提示:访问者:万新宇,简称:万受访者:柯玉鹏,某研究院院长。简称:柯万:柯院长,4月1日愚人节有个惊爆眼球的消息:国家级雄安新区
访问者:万新宇,简称:万
受访者:柯玉鹏,某研究院院长。简称:柯
 
万:柯院长,4月1日愚人节有个惊爆眼球的消息:国家级“雄安新区”横空出世,一石激起千层浪?
 
柯:一开始也是将信将疑,后来找来地图一看:被画入圈内的是以白洋淀为中心环绕的三个县:雄县、容城县、安新县,新区的建设用地可达2000平方公里……
 
万:气魄真大!
 
柯:看了下新华社通稿:“雄安新区”是继深圳特区、浦东新区之后的又一个全国意义的新区,以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培育创新新引擎,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为目标。当央视播音员斩钉截铁念出了这八个字:“千年大计、国家大事”时,我才确信是真的……
 
万: 南深圳、东浦东、北雄安?
 
柯:人民网也发声说:“1979年春天,邓小平在南海边划了一个圈,小渔村变身经济特区……时隔40年,两位领袖相继将宏观战略的目光投向‘一域’,沉着落子布局。今天的雄安新区,就是当年的深圳、浦东,它将重构京津冀,盘活环渤海……
 
万:抬的很高呀!
 
柯:确实,与深圳特区和浦东新区并列绝无仅有,但你不知道,当年的滨海新区也是与上述二区并列的,而且都是全国性的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副省级配置……
 
万:那滨海新区为啥不提了?
 
柯:在京津冀搞一个新区并不是新玩意儿,几年前的唐山曹妃甸新区和后来的天津滨海新区,都是要成为京津冀一体化发展中的领头羊的……
 
万:当年官媒说,唐山将来会超天津的,如今咋样?
 
柯:“物是人非事事休,未语泪先流(注1)”。
当年政府动用大量资源和政策倾斜来创建新区,可事与愿违,其中,耗费巨资建设的曹妃甸新区早已是昨日黄花……
 
万:据说滨海新区还不错?
 
柯:当年为了吸引基金公司入驻滨海,政府出台了很多优惠政策,后来基金公司发现当地说过的话不作数,答应的政策不执行,想退出也不让,最后还是演出了一场“关门打狗”的闹剧……
 
万:新区有很多吗?
 
柯:抛开早先的汕头、珠海、海南不算,从南到北有:云南滇中新区、贵州贵安新区、广州南沙、重庆两江、四川天府、陕西西咸、浙江舟山、南京江北、青岛西海岸……
 
万:这么多呀,都发展的咋样了?
 
柯:四个字:乏善可陈!
 
万:既然有了这么多的新区,为啥还要搞雄安?
 
柯:翻看历史来看:保定作为直隶总督府在清朝时就做了200多年的首都副中心,当时就有“京津冀一体化”的制度设计,直隶总督的行政级别明显高于北京、天津的行政首长……
 
万:这算历史渊源?
 
柯:其实每届领导都要搞一个“区”,这几乎成了惯例:先是邓-深圳,后有江-浦东,后边跟着胡-滨海,那,习-雄安的出现也就顺理成章了……
 
万:柯院长,我发现新华社稿中有两个关键词:一是与深圳、浦东齐名的“全国性新区”;二是“国家大事、千年大计”?
 
柯:你真会提炼!我们先来说第一个关键词:三区齐名。可惜“齐名”并非“比肩”……
 
万:什么意思?
 
柯:不是划一个圈就能成为“顶级一线城市”的,这两者之间没有必然的逻辑。新区根本就不是靠顶层设计可以规划出来的,不管你多牛X,也没办法凌驾于市场规律之上……
 
万:那是什么?
 
柯:它是市场化、适应环境、自我进化的结果!
 
万:适应性?
 
柯:深圳毗邻经济发达的港澳;浦东则是依托长三角的经济活力,相比之下,雄安周边的经济则逊色很多……
 
万:但有高层的“举国之力”呀?
 
柯:现在已不像1980年时,集全国之力“攒”出一个大城市,集全国之力的,只有深圳、北京、浦东,就连滨海新区都不行,在市场经济越来越自由的背景下,高层也很难轻易调动大把的资源……
 
万:为什么一直提三区齐名?
 
柯:与深圳、浦东并列,只是地位和意义而已,功能没法比,深圳和浦东有世界级的深水良港、最好的开发区、高新区、保税区、自贸区,有深交所、上交所和无数的基金公司,这些能给雄安吗?
 
万:恐怕难!
 
柯:现在已不是设立特区之初的草莽年代,虽然仍存在国企垄断和市场低效的问题,但从发展看,特别在互联网、消费、科技等领域早已是充分竞争的市场环境了……
 
万:时代不同了?
 
柯:在这样的背景下,再造一个深圳无疑于痴人说梦,当年的汕头、珠海、厦门和海南,同样的特区,有哪个做到了比肩深圳?
 
万:经济洼地是否更好布局些?
 
柯:虽然官媒一片叫好声,但我以为:应谨慎分析“大计”的可行性,原因是特大城市对水资源的需求极为庞大……
 
万:雄安不是有一个366平方公里华北平原最大的湖泊--白洋淀吗?
 
柯:是啊,新区是环白洋淀,但水生态很脆弱,1983-1988年曾连续五年干淀,湖面几乎消失。近年来全靠水利部和河北省每年要花几千万,以每立方几毛钱的费用,跨流域从其它水库调水补给白洋淀……
 
万:现在的湖面积有多大?
 
柯:在80--120平方公里之间徘徊,常年水深0.5-1米,蓄水量在一亿立方米左右……
 
万:那水也不少啊!
 
柯:哼哼,你要知道北京市每年用水38亿立方米;深圳市年用水量达23.5亿立方米……
 
万:我的乖乖!
 
柯:可见,特大城市对水资源的需求不是一般的大,冀中本就缺水,这样一来,势必增大该区的生态承载量,有可能对生态环境造成不可估量的影响……
 
万:还有一个提法:就是打造“首都副中心”?
 
柯:我看,不要老是高大上的提法,最现实的做法就是:打造非首都功能疏解区,把过去几十年积攒起来的、庞大的、已经成为累赘的“非首都功能”“摁”到新区去……
 
万:谁会搬过去?
 
柯:北京本就不是最重要的金融中心,很难想象会向新区转移;行政机关和军事指挥机构也不会搬迁;你指望农业部和国税总局搬?
 
万:可行吗?
 
柯:难! 我个人的看法:雄安新区只是一个政治特区,更多承担非首都功能疏解的功能区,比如央企、国务院的下属二三级机构等,大白话,就是微首都!
 
万:这似乎有点矛盾?
 
柯:是的,雄安新区要接纳北京的“非首都功能”,显然排斥了新区的首都定位,同时又要建设“首都副中心”,这又是首都定位,如何化解这个矛盾,需要进一步观察……
 
万:据说深圳的书记已经紧急飞往河北任职?
 
柯:多年来保定地区一直匍匐在“天子”脚下,谨言慎行、思想保守,市场意识薄弱,能不能有更加解放的思想,也是成败的关键……
 
万:你是不是觉得这次消息来的太突然了?
 
柯:这在改革开放之前的威权时代不足为奇,但在21世纪的今天,突然宣布这么一个“千年大计”,却没有介绍这个“大计”是怎么依法、科学、民主作出的,这很出人意料……
 
万:为什么提“千年大计”?
 
柯:千年大计的意思就是富有远见的意思。
我们从进化的角度看一下“远见”:自然演化下的生物在生存斗争中,都不是很有远见的,鳄鱼才不管自己的种群是否会绝种,大鳄鱼对小鳄鱼照吃不误……
 
万:人类呢,人类充满了智慧?
 
柯:人类也好不到哪去,纵使地球遭到日益变暖的威胁,世界环保会议的大门口还是停满了大排量的豪华车;尽管开车人都知道不守交通秩序会更加拥堵,却依然奋不顾身往前挤……
 
万:你是说“远见“难得?
 
柯:是的,要想进化出远见来,可不是那么容易的,除非“近前因素”丧失了优势,远见才会逐渐被选择和积累……
 
万:什么叫“近前因素”?
 
柯:动物交配并非是想留下后代,只是进化中形成的一种生理需求,这种短视、甚至是缺乏目的的行为,却实现了留下后代这个根本的目的。这种短视行为称为“近前因素”原理......
 
万:举个例子?
 
柯:有一种蚂蚁会储存腐烂的植物种植蘑菇以供食用,这种行为从客观效果来说是有“远见”的,但我更倾向于这不过是人们从结果上推断原因而已,从蚂蚁的角度理解,它们储备腐烂的植物时就是某种“近前因素”的本能驱动,最后长出蘑菇不过是水到渠成的结果而已,与远见没有一毛钱关系……
 
万:“近前因素”原理也适用于人?
 
柯:从利己出发,达到了利他的效果。无数的经济过程证明了品质、诚信就是在持久的交易竞争中被选择出来的……
 
万:自己赚钱是“因”,利惠别人是“果”?
 
柯:其实是互为因果,远见在世界上是非常难得的品质,原因在于“远见”不是一种具有适应性的品质,自然选择很难让人们富有远见……
 
万:邓大人当年在海边划个圈,是不是很有远见?
 
柯:结果是,起因不是。邓小平对当年的股票市场说过一句话:可以搞搞看,搞得好继续搞,搞不好就关掉……
 
万:好一个“摸着石头过河”!
 
柯:改革开放之初,百业待兴,邓小平心里也没底,但他拿出超人的勇气和权威,硬着头皮在计划经济的大幕上,撕扯出了一道符合市场规律的口子……
 
万:也算破釜沉舟?
 
柯:深圳的发展得益于很多“巧合”,创造了几百项全国第一,当时有个段子:绿灯行、黄灯停、遇上红灯绕着行。先行优势,大胆做大胆试大胆干!
 
万:杀出了一条血路!
 
柯:我还记得小时候最先知道的大城市名字不是上海,而是深圳,那时我们村里很多人都去深圳打工,回来后给我们一帮小屁孩显摆……
 
万:儿时记忆很深刻。
 
柯:深圳政府在国内也是少有的,简洁高效、公共服务比较到位,鼓励创新、才会有华为、腾讯、万科、平安、招商等企业的发展壮大……
 
万:也是顺应了经济发展和市场规律!
 
柯:对于任何一个组织而言,做出选择都只是少数人的专利,这一小撮人是由权利体系选择出来的。能否登上权利体系的高峰又是通过日常活动中日积月累形成的,就这一点而言,又和“远见”之类毫无关联……
 
万:那,和什么有关联?
 
柯:运气!位于权利顶峰的人从概率分布规律看,并不比其他人更有远见,如果有的话,只是碰巧而已……
 
万:比如说?
 
柯:比如说邓的改革开放和特朗普的当选……
 
万:或叫顺势而为?
 
柯:进化理论提出了一种很有启发性的思想,评价一件事、一种想法、一个主张好坏的标准是:是否具有“适应性”。如果回答是否定的……
 
万:那,它很难被保留下来?
 
柯:我突然想起了《新鸳鸯蝴蝶梦》里的一句歌词:
由来只有新人(qu)笑,
有谁听到旧人(qu)哭,
爱(gui)情(hua)两个字,
好辛(hu)苦(tu)!
是要问一个明白?
还是要装作糊涂?
知多知少难知足……
 
2017年4月10日于龙岗
备注与参考
注1:武陵春.春晚,宋代李清照的诗句。
参考:《达尔文密码》,孟庆祥著,中信出版社,2007年9月第一版
参考:360百科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技术支持: 都市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