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供求信息     推广企业产品
管理企业商铺     进入商务中心
用户:   免费注册
密码: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交流分享 » 正文

万柯访谈录:北京要疏解吗?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04-17  浏览次数:2149
核心提示:访问者:万新宇,简称:万受访者:柯玉鹏,某研究院院长。简称:柯万:柯院长,最近有个热词满天飞,之前大众对它还是很陌生的柯
访问者:万新宇,简称:万
受访者:柯玉鹏,某研究院院长。简称:柯
 
万:柯院长,最近有个热词满天飞,之前大众对它还是很陌生的……
 
柯:你说的是“疏解”吧?
 
万:是的,什么叫“疏解”?
 
柯:“疏解”亦作“疎解”,疏理分开的意思。宋朝司马光有首诗《送李汝臣同年谪官导江主簿》中有一句:“愁来若乱丝,疏解当以理。”这个词在最近的雄安新闻稿中屡屡出现……
 
万:雄安新区“横空出世”,引发的议论还是蛮多的?
 
柯:因为国人没思想准备,甚至多位规划学家也表示始料不及,有争议也在情理之中……
 
万:官方的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首席经济学家李铁首先出来做了个“回应”:他盛赞雄安模式是“颠覆传统城市的发展模式……”
 
柯:我看了全文, 李铁否认了官媒要将“雄安新区”与深圳特区和浦东新区齐名并肩的说法,他说:设立雄安新区,既缓解了北京这样一个特大城市的疏解问题,同时又带动了区域的发展,从这个意义上说,雄安新区与深圳和浦东完全不是一回事……
 
万:我注意有两个关键词:“北京疏解”和“区域发展”?
 
柯:哈哈,我发现你很会提炼关键词。李铁说:既然是行政化导致资源的进入,还是用行政的强制手段疏解更为凑效,否则采取温和的或市场的做法来疏解,北京“城市病”的治理将遥遥无期……
 
万:什么叫“城市病”?
 
柯:《2009世界发展报告》中讲到的大城市有三个M—Time、Grime、Crime,就是所谓的“城市病”……
 
万:背后的原因是?
 
柯:有机体和生态系统都遵循通用生命法则:有机体的规模增长遵循3/4法则。体积每增长一倍,其它方面的增幅只有0.75倍,有机体越大增长越慢……
 
万:好比大象就比老鼠长得慢?
 
柯:是的,相反生态系统扩张速度要大于一倍,往往是1.15倍,城市财富、犯罪、交通、专利、污染、疾病、基础设施等的人均值均以每年15%的速率增长……
 
万:城市是一个生态系统?
 
柯:对,指数小于一倍会不可避免导致走向停滞的S性曲线,所以,有机体最终都会停滞、死亡,甚至公司都难逃一死……
 
万:为什么?
 
柯:公司的既定边界阻止了其进化—边界太过封闭,太过有限,而城市正相反,边界模糊,可渗透,不断补偿负熵进来……
 
万:所以城市会不断壮大?
 
柯:即便投下一颗原子弹,30年后还会欣欣向荣。公司和城市之间的差别就在于生态体系是进化而非成长,成长总是自我设限;而进化则是没有限制……
 
万:“城市病”是进化的进程?
 
柯:是的,如果一个大城市收入高,又没有相对于小城市更为严重的高房价、交通拥堵和犯罪率,这是不可能的,用经济学的术语讲,就是不“均衡”……
 
万:不是规划的问题?
 
柯:李铁有一个误解,认为区域发展的不平衡是由于经济高度向沿海地区集聚导致的……
 
万:那是什么?
 
柯:中国的问题不是经济太集聚了,而是长期以来,人口的集聚未能与经济的集聚同步,你想想看,未来中国的城市发展是会更像美国,还是渐行渐远?
 
万:中国有中国的情况?
 
柯:在经济发展的规律上,我是反对“中国特殊论”的,这种观念很危险,它会导致错误的经济政策……
另外,就算你治好了北京的“城市病”,那雄安几年后也会病。这样,“城市病”只会在外科手术式的治疗中“螺旋式”加重。无法“釜底抽薪”只好“扬汤止沸”……
 
万:你是说,北京的疏解是扬汤止沸?
 
柯:李铁说:“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北京一直采取人口控制政策,城市规划也在不断限制人口的进入,但人口却从1000万上升到现在的2173万……
 
万:怎么,越控越多了?
 
柯: 几十年来官方一直紧绷人口这根“弦”,时刻宣传人口危机,所以城市规划的也非常密(10000人/平方公里)。可你有没有想过这是错的!
 
万:有什么不对吗?
 
柯:北京辖区面积1.6万平方公里,而实际的建成区只有2000平方公里,也就是说开发率仅有12.5%,比土地开发“最孤寒(注1)”的香港还要低……
 
万:不是地多人少,而是地多没开发?
 
柯:东京的面积是北京的八分之一,人口是北京的两倍,而密度更是五倍,机动车也是北京的1.6倍,虽是世界上最大的城市,但它能够把3M--拥挤、污染和犯罪率都保持在很低的水平上……
 
万:我到过东京,空气质量、交通状况和社会治安远胜北京!
 
柯:这些年日本人口出生率在不断下降,而东京的人口仍在不断增长;联合国有个研究报告发现:半个世纪以来,全球的一线城市、中心城市房价都持续上涨,莫斯科的房价已是第二大城市圣彼得堡的三倍......
 
万:这好像不符合经济规律?
 
柯:经济繁荣时期,一线城市、中心城市的房价上涨是应有之意,但经济低迷时的房价也不降反升......
 
万:这很奇怪!
 
柯:因为经济处于低谷时,一线城市、中心城市的工作机会更多,周边小城市和农村的人口会大量涌入中心城市寻找工作机会,造成房价上涨.....
 
万:这是集聚的力量?
 
柯:是的,其实北京很大,人人住别墅都不是问题!
 
万:啊???
 
柯:如果虚拟一个2500万人居住的社区,人人都住小洋楼需要2500万*30/0.5% = 1500平方公里,即便这样,这个住宅区也只是北京辖区面积的十分之一而已……
 
万:那就像东京一样,很多家庭可以住house了?
 
柯:可惜北京的大部分土地还是农村,市区內挤破了头却无法外延。如果按照目前每平方公里1万人的国家规划标准建设,北京可容纳1.6亿人……
 
万:啊哈,柯院长真是个梦想家!
 
柯:我不是做梦,我说的事实,你百度一下北京地区卫星图就很清楚,除去山区,还有7000平方公里的平原……
 
万:北京够大了,都扩到六环以外了!
 
柯:你错了,你对比一下北京和东京的卫星图:东京都城市圈的面积是北京的4至5倍,相当于北上广深这几个一线城市建成区面积的总和……
 
万:这么夸张?
 
柯:如果你认为日本是个孤例,那么再与和我们一样有广袤土地的美国对比一下,那你的眼珠子都会掉出来:和洛杉矶城市圈相比,北京这点建成区面积简直就是婴儿与NBA中锋之比……
 
万:你是说大城市不要限制人口?
 
柯:我是说我们的脑子都被40多年的计生宣传搞坏了,才会对大城市产生如此大的恐惧……
 
万:这听起来有点荒唐?
 
柯:太祖曾说过:人是世界上最宝贵的。可我们从小就接受了这样的教育:人多是负担,添个人多张嘴。官方甚至将房价飞涨、交通拥堵、小孩上学难、就医难、雾霾严重的“罪孽”都与人口太多、城市规模太大拉扯在一起……
 
万:难道这不是事实?
 
柯:这很荒诞!假如北京是一个国家,只有1400平方公里,人口2000万,那确实太挤了!但北京只是一座城,面积有1.6万平方公里,而且你只要愿意,可以把北京辖区扩大到16万平方公里……
 
万:有这么简单?
 
柯:有啊,一条法律和决议就可以了,你知道在中国,土地是国有的,政府说了算……
 
万:可以把北京城再扩大?
 
柯:对呀!既然北京这么挤了,为什么不把市区周围的农田买了来扩大市区?如果扩大3倍的话,居住密度就跟东京差不多了,扩大4倍的话,就跟洛杉矶差不多了,即使这样,也还是北京现有辖区面积的零头……
 
万:都往北京去,会不会被挤爆?
 
柯:这只是你的想象,世界上还没有一个城市被挤爆过,在一个城市被挤爆前,它的高生活成本就会让一部分人逃离……
 
万:城市人口可以预测吗?
 
柯:很难,但有一个齐夫法则:一国最大城市的人口,是第二大城市人口的两倍,是第三大城市的三倍,以此类推,尽管目前还不清楚齐夫法则形成的原理是什么,但从经验数据看,齐夫法则已经被世界上很多国家的数据所验证……
 
万:好像我国大城市人口预测不符合齐夫法则?
 
柯:也符合,只是地方政府为了自己的利益,常常将户籍人口、常住人口、流动人口的数字任意调换,你懂得!
 
万:北京的发展有没有极限?
 
柯:只要把这三个M的成本降下来,北京就可以不断提高它的宜居程度,从而不断地壮大,至于极限,取决于有多少人愿意承受北京高房价而生活在北京,而不迁移到其它城市去……
 
万:是什么原因阻止了北京扩大面积?
 
柯:红线图,耕地红线。李铁们脑子里的观念是:城市扩大就会占用大量的耕地,耕地少了,我们就会饿肚子……
 
万:我也是这么想的!
 
柯:耕地红线是一个伪命题,因为中国历史上一直是一个农业国,饥荒的噩梦一直萦绕着我们……
 
万:我小时候就饿过肚子!
 
柯: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大发展,粮食问题已不再是人类的主要问题,比如在发达国家,从事农业生产的人口仅有5%,也就是说只要5%的人从事农业,就能满足国民的粮食需求……
 
万:但我们不是发达国家!
 
柯:我说的是趋势,你看一下数据:上世纪初全球小麦平均亩产50公斤,人口16.5亿,本世纪初小麦亩产已突破500公斤,人口70亿。100年中亩产增加了10倍,而人口仅增加了4.2倍……
 
万: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
 
柯:几千年来,祖祖辈辈的农民,都凭自己的经验和直觉,把月相的变化作为农事活动重要的依据……
 
万:你说的是二十四节气?
 
柯:是的,“秋分早,霜降迟,寒露种麦正当时”,但二战以后科技创新蓬勃发展,粮食产量大幅增加,饥饿和贫困得到了有效缓解。绿色革命引进了新的技术和实践,包括杂交种子、灌溉、农药和化肥……
 
万:这算第二次农业革命?
 
柯:其实这是工业革命的一部分。我去参观全国模范村--南街村时,曾对他们的一个县长说:中国农业的出路不在于“高举太祖的伟大旗帜”,也不在于“走共同富裕的道路”,而在于农业的工业化、信息化......
 
万:农业已成为工业时代的延伸?
 
柯:二十四节气对农民已不再重要,不再遵循固定的农时种植、施肥、修剪,收获时也不用过多考虑季节的改变、气候条件以及每块田里不断变化的琐碎细节……
 
万:这叫精细农业吧?
 
柯:对!大数据也会应用到农业上去,将实时收集到的天气、水、氮素浓度、空气质量和病害等要素,传感器会帮助农田排序,然后将几十种不同形式的数据上传云端。再将这些数据收集分析之后,算法就会生成一套准确的指令,告诉农民要耕种的内容、事件和地点……
 
万:你是说由于这一切,人口增加但对耕地需求反而比100年前更少了?
 
柯:这说明一个规律:人口增长带来的生产力增强,科技发展带来的粮食产量提高,远比人口的增速快,人工智能将人解决问题的能力变得更强大……
 
万:最近网上流传一份87家央企的名单,说它们将会迁到雄安去?
 
柯:如果消息属实的话,无论迁走的是总部还是分支机构,都会给北京带来GDP的减少,税收的减少、消费的减少、部分服务业的损失……
 
万:北京经济会被掏空吗?
 
柯:很难说,北京很重要不光说它的政治地位,在经济上,北京也很重要,不仅对华北,甚至对持续低迷的东北经济也起到一定的支撑作用……
 
万:这与上广深其它一线城市不一样?
 
柯:不一样,因为东南沿海地区有上海、广东、深圳等一系列城市支撑,而整个华北和东北就一个柱子在支撑……
 
万:北京真实压力山大!
 
柯:三座大山在头上:一是央企搬家的压力、二是商业市场环境巨变、三是制造业全盘剥离;可以预见到的是,北京的经济盘子会被大大压缩,这样令人担忧的前景,习李高层不能不察……
 
2017年4月17日于龙岗
 
备注与参考
注1:粤语:形容人吝啬,小气,舍不得花钱。
参考:360百科
参考《大国大城》陆铭著,上海人民出版社,2016年7月
 
关键词: 万柯访谈录 万新宇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技术支持: 都市科技